浮图焰场

【周黄】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少天吗?之一(下)

渡鸦:

♥万圣节贺,H注意


 ̄ ̄ ̄ ̄ ̄ ̄ ̄ ̄ ̄


霓虹灯模糊白天与黑夜的界线,外滩天空被绚丽的焰火点燃,黄少天扬起头时正好看见一枚金黄的火弹在半空中炸裂,光芒四散的姿态宛如一朵盛开的蟹爪菊,彩色的火星织成一张网,遮挡住本该缀满星辰的夜空。


 


‘happyHalloween’


他听见街道上盛装的小孩子们如此说道,也有扮成巫婆或丧尸的成年人走过来试图开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可不知是演技太拙劣还是周泽楷的性格太沉稳,干净的脸上没有半点惊恐的影子。


一位女士走到周泽楷身边停下来,半蹲下身问道:“小朋友,我可以抱抱你吗?”


终归是小孩子的枪王仰起头,手指在衣角卷了又卷,最后选择摇头,扮成仙女教母的女士略为遗憾地偏头,一缕金发垂下在锁骨旁,黄少天在沁凉的金色发丝上仿佛看到几点漂浮的光芒光芒。


像雪花一般闪烁晶亮与通透的银色。


仙女教母挥动魔杖对腼腆的小朋友微笑道:“祝你晚上好运。”


魔杖顶端的塑料大星星不停变换七彩的光芒。


 


待身着臃肿蓬蓬裙的仙女教母离开后,周泽楷拽拽黄少天的袖口:“回家。”


“嗯,回家吧,路上人太多了而且今天晚上风很大,周泽楷你冷不冷?穿得会不会有些少?早知道我应该给你买毛茸茸的兔子装,你是喜欢小白兔呢还是小黑兔呢还是小企鹅呢?”


枪王用碎霜想都知道这问题中一定有猫腻。


按剑圣的一贯作风,家中衣橱里一定准备好了恶趣味的毛绒家居服。


所以周泽楷只是快步走到黄少天的前面,然后转身停住脚步,踮起脚伸长手臂扯住对方帽衫上衣的口袋,迫使对方弯下腰,黄少天不明就里,正要开口询问时被周泽楷白嫩的小手指戳中了面颊。


 


“你。”


软糯的童音响起。


 


“嗯?我是问你喜欢什么样的衣服啊你指着我干什么?我说周泽楷小朋友快好好回答我问题啊你喜不喜欢企鹅睡衣?别再指我了你难不成喜欢我……”絮絮叨叨的剑圣突然住嘴,最后耳尖一红,复杂的眼神在一脸纯洁无辜的小小周脸上一扫,最后低头小声道:“卧槽,本剑圣是不是买到了什么假冒伪劣产品,还是这小子从小情话技能点满……”


 


嘛,剑圣大大,不要在小孩子面前这么不成熟稳重啦。


 


尽管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但黄少天依旧翻出一套小企鹅睡衣交到八岁的枪王手上:“快去洗澡换衣服然后睡觉,早睡早起才能长高,和你少天哥哥一样高,一会儿出来想不想喝牛奶?我帮你热一下好了。”


 


众所周知,国家队主攻选手黄少天先生是异常排斥身高话题的,和周泽楷先生交往之后对‘升高’二字更是敏感得不行,现在能主动谈起实属难能可贵。


周泽楷嘴角一抽,思绪在‘少天哥哥’四个字上打了个转,然后抱起睡衣乖乖地走进了浴室,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来回换台最终锁定了CTV10,等到科考队走遍半个大别山后依然不见浴室的小鬼出来,哗哗的水声依旧从门缝中传出,虽然不能指望周泽楷这个无口会有边淋浴边唱歌的习惯,但里面未免太安静,都不问问毛巾用哪条牙刷用哪支的么?


“喂——,周泽楷你洗好了没有?沐浴乳和洗发乳随便用就可以了还是说你不认识字?”黄少天边敲门边问道。


浴室里没有回音。


黄少天不禁着急,试探问道:“周泽楷你再不说话我可进来了?”


浴室里还是没有回音。


他小心旋开门把手探进半个身体,浴室里水汽蒸腾,所有物体都像隔着一层奶白色的纱,包括站在浴缸旁边放热水的男人。


 


黑发的枪王不知何时替换回了成年的版本,脸上依旧是羞涩的浅笑,但晶亮的眸子隐隐带上了攻击性,腰背上的肌肉健美得像一只豹子。


“小周?你……你慢慢洗我出去了再见再见想喝牛奶吗我帮你去热一下……”


黄少天疑问的语气陡然变成心虚。


直觉告诉他这次的事情枪王不会轻易甘休,还是出去为妙。


这个念头毫无疑问被轻易中断。


 


“不想。”


周泽楷伸出手将想溜出去的剑圣捞入自己的怀抱,让对方的背紧紧贴在自己的胸膛上,低下头埋入恋人的颈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两只手不安分地溜进蓝色的T恤衫下在腰腹处来回揉捏。


原本就是心意与身体的契合度都绝佳的情侣,撩拨对方敏感带的举动周泽楷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察觉到那双温热又湿润的手的意图,自知理亏的剑圣决定服个软:“那个,小周?枪王大大?咱有话好好说啊这次的事情我可以解释!真的!其实啊……嘶——”


左肩胛骨被不亲不重的咬了一口,同时牛仔裤的皮带扣‘啪’的一声被打开,黄少天垮下肩膀示意自己知错投降。


然后听见耳边传来周泽楷的轻笑,黄少天脸颊感觉要烧起来,热得发烫的耳朵随后被一个温软湿滑的物体轻轻舔舐,半晌后才听得耳边响起一句:“少天哥哥。”


黄少天双腿一抖,整个身体又向周泽楷多倚靠了几分,但枪王却率先松开一只手抚上黄少天的脸颊,将他的头偏过来后凑近问道:“浴缸?”


不得不说周泽楷的一张俊脸怎么看都不腻,当然也不排除恋爱使人盲目的这一缘故,总之黄少天在浴室迷蒙的空气中点头答应了这档子事,格外配合地在对方帮助下褪去衣裤,等到周泽楷顺手从置物架上扯一块粉色的儿童毛巾下来后黄少天才后悔不迭。


因为枪王将这块粉色的毛巾盖在了剑圣的头上,将人牵入浴缸时温柔又绅士地说了一句:“I will treat you,my bride.”


一点也不香的肉:http://weibo.com/p/1001603904156539698062


如果两人个有一本交往记事本的话,那么周泽楷的本子上该记录这个特殊的日子,枪王又一次在言语上吃了大亏,头一回比身下的黄少天早出来。


黄少天的本子上则该记下何时不应该撩拨自己控制欲极强的恋人,否则又要结结实实体会一次到天明的感觉。


因为累趴下了,所以自然不知道英俊的恋人居然还有精力打开电脑订购了一粒APTX-4869。


 


END


APTX-4869


全称:Apoptoxin 4869,在名侦探柯南中将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变小的药物,由宫野志保在黑衣组织期间制造出来的。


 万圣节快乐,刚刚回来的我搭上末班车了吗?大家晚安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