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叶邱]嘉世 八十七

阿月:

与雷霆一战前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安文逸的事情就搞定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全队连叶修在内,都对夏仲天的人脉与手段有了新的认识,并纷纷表示一定抱好这根大腿不放松。


倒是叶修对于这对小两口的印象有所改观。本来只是在热乎期的情侣这一层面,谁知道乔一帆居然说他们两个已经在过年放假时公然向彼此爹妈出柜还双双跪过了。这不止让其他队员震惊得无以言表,连脸厚如叶修、商场狡诈似夏仲天都惊得一个掉了烟一个呈呆滞状。


其后到了对战那天,纵然乔一帆有所收敛,但周身的幸福感依然不容忽视。


这次安文逸因为事儿多要去各种办这办那的手续所以就待在了H市没有跟来,然而依然能让众人被这种满满的幸福气息所刺激而眼睛痛得不行。


等待期间的休息室里,大家并没有多少严肃气氛,聊天的聊天,闭眼休息的闭眼休息。毕竟半赛季以来无论老将还是新人都已经习惯了比赛的节奏与气氛,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乔一帆看着有些紧张,也是,这到底是他职业生涯以来的处女秀,会紧张自然在所难免。


“说起来,现在小年轻们的行动力真是越来越惊人了……”叶修看着乔一帆低头默默玩着手机就不由摇摇头但也没去打扰,这显然是跟安文逸在聊天缓解紧张啊,然后转过头来很严肃地对邱非说,“这方面你比他们差远了!”


“……所以队长你是要去福利院跪?”


邱非淡定地看回叶修,丝毫不把这话的另一层意思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有所动摇。


“哎哟,胆儿大了啊。”叶修顺手撸了把邱非的脑袋,笑眯眯地说,“不过去跪福利院多没意思,要不你看夏休期跟我回去跪?”


“好啊。”


邱非很是认真地地点点头。他当然不怕去跪叶修的爸妈,无非就是被打被骂而已,反正叶修在他身边,他有什么好怕的。只是将来如何取得谅解,那才是以后的万里长征。


“成,要是跪淤血了我给你揉,”仿佛已经预见未来的惨烈,叶修说着还拍了拍邱非的膝盖,“当然了,我要淤了你也得给我揉。”


其实有些时候邱非总觉得叶修是在把他当儿子养,不然哪里这么多对待小孩子的口气?可一想到梦里的一切就又都释然了。何止儿子,朋友、兄弟、亲人、同伴、知己、战友乃至恋人,哪一种关系他们都有过且一直在延续,所以渐渐地,他也就不再对叶修对他的态度有所变化而无所适从。


横竖总是在一起的。


邱非轻轻拍了一下叶修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手,然后用力握紧。




这一场比赛邱非用不着上场,因为新秀墙也因为他本身的紧张,所以他只需要观察就行。


雷霆个人赛第一场派出的人是方学才的鬼魅才,一个刺客。邱非有一瞬间觉得这还挺有意思的,所谓的命运是真的存在于无形,还无时无刻无处不在。


看看,乔一帆过去使用的职业,现如今是他面对的第一个目标。


然而场上此刻有些难以言喻的微妙,虽然一个是刺客一个是阵鬼,但在隐藏与寻求时机的特性上,两者可以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于是对方选择的地图可以说除了熟悉之外,对于职业本身竟没有多大优势。


地图是废弃建筑,残破的砖墙混凝土结构上有着大面积连续不断的爬藤,地面还有管道爆裂而喷发的各色蒸汽。阴影重重迷雾漫漫,无论从哪一点来看都可以说这是一个极其适合掩护与刺杀的地图。


乔一帆虽则不像方学才那样经验老道,但对于刺客一职也有着不少习惯。甚至可以说他无论对于阵鬼有着何等如鱼得水的手感与操作,思维里属于刺客的那一部分却从未消失。


双方第一次交手是在交汇区,乔一帆刚放下几个阵对方就出现了,以一种十分让人意外的方式——从空中出现。


位移技能。


乔一帆都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刺客的位移技能所产生的效果,至于是哪一种位移他还没那么有经验能立刻判断出。不过此刻他没空考虑这些,他需要矮身侧翻滚地之后放出一个死亡墓碑接几个阵,难度略有些大,所以思想要非常集中。


“死亡墓碑……一帆胆子真大。”邱非有些惊诧,“但这只能阻止一会儿吧?刺客的位移技能非常多。”


其他人有些专注看着,诸如苏沐橙、方锐、申建这三人;有些则是小声嘀咕,诸如张家兴和贺铭以及训练室三宝。但无论是谁都没有


“谁知道呢,看下去呗。”叶修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死亡墓碑当然只能暂时阻止鬼魅才一小会儿,但这一小会儿也是极为宝贵的,乔一帆就因为这一记死亡墓碑而争取到了一个有些叫人摸不着头脑又确实特别有用的技能——暗阵。


暗黑之阵,俗称暗阵,控场型,使阵内地方角色致盲(黑屏)。


这并非最佳技能选择,自然阵内的鬼魅才只停顿了一秒就看上去随意选定了一个方向释放了冲锋技弧光闪,又添一个疾行后,几乎转瞬间就要踏出暗阵边缘。


这可以说是十分常规的做法,要么连续位移突破,要么疾行位移突破,无非是浪费两三个技能而已。刺客对付阵鬼可以说相对轻松,别踏进阵,想办法绕背,只要贴近对方,那基本就判定了荣耀归属。


然而方学才面对的是一个习惯于刺客步法的阵鬼,而此刻这个阵鬼正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放下了灰阵,紧跟着又是冰阵、静默之阵和瘟阵。


“……原来如此……”邱非点点头,后又转头看向叶修说,“一帆的思路很奇特啊。”


“也不算奇特,最多算情理之中,他想出了对方想出的,对方则因为一帆是新手大概就有些轻敌,”叶修虚望了一下雷霆的休息区,忽然蹙了蹙眉头,“不过也难说……”


邱非正看进乔一帆最后一记鬼神盛宴爆种,就没听到叶修最后的低语。


等第二人上场时,乔一帆已经听完叶修的提点并在休息区坐定,眉眼间还有比赛后兴奋的余韵,只是这些兴奋的余韵现在全都随着乔一帆的手指通过文字传给了远在H市的安文逸。


可谁都没有想到,在个人赛嘉世以2比1领先的情况下,居然在之后的擂台赛和团队赛上输得一败涂地惨不忍睹。


雷霆 vs 嘉世,居然打出了一个八比二。




tbc

评论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