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昊翔】《杀身成仁》

须臾之岸:

一个很久前的坑,发出来给lof扫扫灰,希望不要被屏蔽。

——佣兵梗,粗口,莫名其妙,OOC。






A组的孙翔从进组第一天起就瞧不起C组的唐昊。

准确说能让孙翔瞧得上的没几个,但唐昊让他格外不爽。

也许是过于相似的性格和气场导致了他们的不合,就像一山不容二虎,就像一片草原上不可能有两个狮王。




唐昊自然而然也感受到了来自孙翔不太友好的视线,于是他理所应当地瞪了回去。




很好,第一天,梁子就结下了。




孙翔觉得唐昊是个看上去就傻逼的斗牛犬,唐昊觉得孙翔就是个莫名其妙来挑事的神经病。






孙翔破口大骂:“唐昊你个狗逼,我一直把你当兄弟,你想操我!”




唐昊嘴角一咧,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细牙,恶狠狠地说:“还兄弟,怎么?你怂了?”




孙翔从下面踹了他一脚,因为手脚都被压制没能得逞,反而气笑:“不怎么,我他妈就是后悔,当年你重伤快死了,我怎么没趁机死死操你一回。”




“那等我们出去了,你再找机会操我。”唐昊俯下身子去扯他的衣服。

孙翔拼命挣扎:“姓唐的我日你老母!你要是真他妈干了你就是一辈子的怂逼!”

“我是怂逼,你是什么,要被怂逼日了的感觉怎么样?”

唐昊冷哼一声,半点没心软,眼看着就要压制不住,便狠狠打他一拳,正好打在下颌,这一拳下去孙翔眼前一黑,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待天旋地转过去后,屁股一凉,裤子已经被扒了下来。

孙翔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语气却丝毫不服软:“唐昊你他妈就是个怂逼。”

唐昊从后面掐着他腮帮:“孙子,你老实点,不然更疼。”




孙翔干脆闭上眼不去看他。

他胳膊上还有伤,刚刚这么一折腾伤口更加严重,血像小泉一样连续不断地潺潺地从那个血肉模糊的弹孔里流出来。

他一老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煞白,唐昊反而心软,还泛着酸。




他突然想起孙翔刚进组那天,这个传闻中的天才骄傲得像只孔雀,丝毫不知道谦虚,昂首阔步地向同性炫耀他漂亮的尾羽。

这么想着,他就说出来了,他趴在孙翔的耳边低低地笑,呼出的气流像是有羽毛在骚:“你知道吗?你第一天进组的时候,简直就像只孔雀,表面上人人都对你笑脸相迎,其实谁都看你不爽。”

孙翔胳膊挡在眼前不去看他,语气冰冷:“那是你们自己没用。”

“呵,”唐昊笑了一声,“孔雀开屏知道什么意思吗?你屁股露在后面呢,勾引谁呢。”

孙翔冷不丁膝盖一抬,正好顶在唐昊肚子上,他趁机翻身坐起,迅速提上被扒至脚踝的裤子,咬牙切齿:“你个变态,原来从那个时候你就惦记我的屁股!你脑子里装的是屎啊!”




“你名字还带着屎呢,我脑子里都是你。”唐昊不甘示弱地回骂。

“你有病!”

“别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唐昊反唇相讥,“也不知道是谁喝醉酒跑到我房间扬言说要上我。”

“那我不是没上成吗!”

“谁知道还会不会有下次,我得先上了才能安心。”

“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我们先想办法出去好吗?!”

“没办法了。”唐昊一把扯下束住刘海的头套,孙翔第一次看见他这个样子,过长的刘海挡在眼前,莫名觉得煽情。




“这里有定时炸弹,我们还有一个小时。”

孙翔皱着眉头。

莫名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流转,唐昊突然开口:“赌一把,这个炸弹,红线还是绿线,赌赢了,出去之后你就让我上一回,输了,一起死。”

“上你麻痹啊傻逼。”孙翔定定看着他的眼睛,“我选红线。”




唐昊嗤笑了一声,然后说:“真巧,我也是。”




﹉﹉﹉﹉﹉﹉﹉

没了




一个坑一个坑不能只坑我一个人。



评论

热度(49)

  1. 浮图焰场春宵病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