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周叶/哨兵向导】七年止痒 (18~尾声)

白小福:

※年下养成1V1,HE,其他预警见首章:七年止痒(0-2)


※文章索引&下载:|【文章目录】|


※《马路杀手》余本链接:余本链接


※一更9000!久等了!我写完了!




第十八章


 


阳光正对着窗口照进帐篷,周泽楷微微眯了眯眼,五感从迟钝中缓慢抽离。


他感到自己被捆着,捆他的东西很重,像蟒蛇般紧紧地盘在身上,而最鲜明的触感分明是来自人类的体温,以及肌肤相贴时柔软黏腻的温存。


周泽楷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他身下有人在呼吸,胸口平稳起伏,鼻息软软地吹过耳畔,困住他的是这人的四肢,手臂勾到身后搂住后背,双腿互相交缠,两具肉体被拉近之后再拉近,直到所有可触及的皮肤距离为零。


周泽楷在短暂的空白后意识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压在一丝不挂的叶修身上。


他在上山之前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尽管在洞中遇到的情形比他预想的还要更坏一些,但总体的方向还是没错——不惜代价地为叶修治好眼睛。


如果周泽楷没有在叶修中毒时恰巧出现在总部,那么以他们之间联系的频率,加上叶修万事皆无妨的个性,这件事他可能不会知道,更没有机会插手。而如今他明明就站在叶修身边,他明明尽了全力,依然只能一路看着叶修的状况越来越糟,直至最后彻底失明。


叶修说了那么多的没关系,到最后还是惦记着为自己的武器讨些材料往回运,他还想战斗,他不甘心。


周泽楷也不甘心。


十年前的那场暴雨里,叶修搜了间地窖便把他从死亡的边线上拉回来,施恩仿佛只是路过一个随手。如今自己竭尽所能,却连一个做他的哨兵保护他的机会都没有,不仅如此,这一趟来回,也只是堪堪保住了叶修的性命,不管理由客观还是主观,他都没有为叶修治好眼睛。


所以他拼了命也要去,拼了命也要死扛到点点带走泉水,脑子里最后的想法只剩下不要让叶修落到这里,用于自我保护的屏障似乎在等待精神向导传回消息的过程中撑到坏掉了,以至于防线崩溃时瞬间陷入神游,即使是在精神世界里也没能醒来。


周泽楷猛然想起占据了金成义身体的“人”在觊觎自己的身体,他丝毫没有旖旎的心思,初醒时这种赤身luo体的暧昧姿势并不是个好信号,如果自己的身体在昏迷期间被那人利用,对叶修做出了不可原谅的事情,不管叶修打算怎么处理,他都没有任何借口放过自己。


周泽楷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他急于确认叶修的身体是否有异状,却发现搭在背后的手臂抱得很牢,将他的身体箍得严丝合缝,根本挣脱不开。他只得停止无谓的挣扎,背过手慢慢地摸过去,沿着叶修的小臂摸到腕间,终于找到了缠成几圈的皮质绑带。


周泽楷对眼下的状况越发迷茫,他尝试着稍稍抬起大腿去探叶修的腿根,那处缝隙除了细微的汗湿之外,没有任何不该存在的痕迹,但这个姿势是在太过怪异,如果不是有人强迫,那么能把叶修这样捆在自己身上的,除了早早被撵回车里的方士谦,便只剩下叶修自己。


绕了一大圈回来,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应该先把叶修叫醒。


“叶修?”周泽楷唤着叶修的名字,从他身下抽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他安详的睡脸。


叶修睡得很沉,连一点反抗的举动都没有,任凭周泽楷如何试探,依然纹丝不动地躺在那里。他全身只剩下胸口在随着呼吸缓慢起伏,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可以感知的动态。


周泽楷终于意识到了异样的来源,他俯身贴上叶修的额头,闭紧眼睛,屏住呼吸。


他没有感受到精神力的流动。


帐篷外传进一阵嘈杂,有男有女,熟悉的不熟悉的,相隔甚远便营造出黑压压的气场,帐篷的拉链从外侧被扯开,王杰希和陈果带头挤了进来。


随后赶到的众人看到帐篷中的场景,纷纷有些不知所措,周泽楷和王杰希一大一小的眼睛对视片刻,才将将回过神来,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替叶修正名:“别误会,不是。”


“怎么回事?”王杰希也有些懵了,他看了看堆在地上又脏又破的衣服,又看回周泽楷,问道,“跟你们一起来的那个方士谦,他人呢?”


周泽楷不明白王杰希为什么要给自己的队友加一个蹩脚的定语,还是如实答道:“在外面车里,他……”


“队长!你看这个!”


高英杰跌跌撞撞地跑到帐篷前,怀里抱着团白色的事物,陈果回过头的瞬间不禁惊声叫道:“小点?”


奄奄一息的小白狐经过几手被递进屋内,王杰希安排人去搜查车子,自己一抬手摸了摸它的头顶:“在场有向导没有,过来看一眼。”


“我就是!”陈果从瞠目结舌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听到有人发问,连忙举手示意。她从王杰希手中接过小点,自己跪坐在地上,将它捧到自己面前。


小点虚弱地抬起爪子,按住陈果的鼻尖,陈果见状连忙低下头,让它把爪子放在自己的额头中央。


在王杰希和周泽楷的注视下,陈果松开的紧咬的嘴唇,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她呼吸的频率越来越急促,眼眶迅速催红,泪水大颗大颗地滑下脸颊,砸在帐篷的防水材料上。


小点的尾巴无力地垂向地面,它似乎想用爪子替陈果擦去一两滴眼泪,但最终没有赶上。


雪白的狐狸从尾尖开始缓缓消失,很快便只剩下半个身子,它的小爪子抬到一半便已经没有了实体,只能平静而无奈地盯着陈果的泪眼,眨眨眼睛,不久后,便彻底消失在她的手心里。


陈果保持着捧住小点的姿势,跪在地上呆愣了许久,才将双手罩在脸上,嚎啕大哭起来。


王杰希看了看周泽楷阴翳的脸色,没有多说什么,在口袋里掏了半天,只找到半卷应急纱布,便随手扯下一块,递到陈果手里。


“跟你们一起来的那个人……是,是别人假扮的,他……把小周困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陈果攥住纱布胡乱抹了把脸,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叶修让小点把小周送出来,他自己……被那个人缠住了,缠在精神世界的湖底了……然后,他就……”


说到这里,陈果再次泣不成声,兴欣的成员接到紧急通知时都在外出任务,随行的队员只有魏琛一人,这会儿也不得不放下大老爷们的糙劲,冲上来好生安慰了一番。


陈果终于缓过气来,她避开周泽楷的视线,用几乎不可耳闻的声音说道:“叶修他……精神自爆了。”


“什么?”倒是魏琛先没沉住气,赶在众人前面叫出了声,“不可能,那家伙怎么可能……”


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魏琛留下半截话,赶忙闭了嘴,他偷偷地瞄了周泽楷一眼,只见青年正紧紧地抱着叶修的身子,两眼失去了焦距,木然望向帐篷的角落。


魏琛跟着看过去,被反光的物体晃到了眼睛,他晃晃头定睛一看,反光的是一片薄薄的金属吊牌。


叶修登记向导身份的金属吊牌。


精神自爆对向导来说无异于自我毁灭,精神世界彻底摧毁,精神向导死亡,精神力强大的向导甚至会因此受到不可磨灭的创伤,即使能够醒来,也只能做个普通人,甚至脑子不太好用的普通人。


并不是每个向导都能自爆,这不是决心或定力的问题,单纯出于对精神世界的控制能力,换言之,只有足够强大的向导才能引爆自己的精神世界,而不被逼上绝路,没有人会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解决。


方士谦原本站在王杰希身边,他看不到精神向导的出现和消失,自然也没办法多问,到这份上倒更不明了,刚想拉着高英杰出去单独聊聊,便被突然冲进帐内的轮回队员撞个正着。


“王队!队长!”年轻队员气喘吁吁地说,“我们在车里发现了一具遗体,有点不对劲,总之……哎,副队你快来解释一下!”


“我们在后座上发现一具遗体,是四十多年前失踪的首席哨兵金成义前辈,”江波涛说,“很奇怪,他还是保持着失踪时四十岁左右的身体状况,现在没办法判断死亡时间……”


“我来。”方士谦说。


神医开口,帐内的众人纷纷让出道路,微草随行的年轻队员从车上搬下建议医药箱在门外候着,方士谦走到门外,恰巧逮到个落单的袁柏清,便先行将他拉到一边,避开旁人的视线。


“精神自爆,”他向略显迷茫的后辈重复过这个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袁柏清愣了愣,答道:“精神自爆,说白了就是把向导能力的来源彻底摧毁了,不能做向导只能当回普通人,而且有的时候还会影响到大脑的功能,这实在是……”


“我知道了。”方士谦说完,没有接过队员递来的医药箱,径直返回帐篷里。


轮回的队员已经给周叶二人披上衣服,现在正站成一排不知所措。陈果还在断断续续地掉眼泪,似乎是怕继续给气氛施压,她自己缩在角落里,哭得双眼通红。


周泽楷整个人依然是木的,他雷打不动地坐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叶修的铭牌,方士谦最不懂的就是哨向之间那点事情,想了半天才慢吞吞地走到周泽楷身边蹲下,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我想了想,这件事再怎么说,我也有责任,”他清清嗓子,说道,“这边处理好之后我会跟你们一起回总部,叶修之后的治疗交给我处理,别的不敢说,至少能让他醒过来,并且醒过来的时候是健康的。你现在稍微振作一点,起来把衣服穿上,抱他去门口那辆医疗车上,我回去的路上给他检查。”


方士谦说完斟酌片刻,认为自己没说多也没说少,这才重新起身离开帐篷。王杰希见状,将多余的队员遣散到屋外待命,自己走到陈果身边,轻声对她说了句什么。


“我知道了,我跟小周队长说句话。”陈果说着,赶忙站起身来。


她的腿蹲麻了,起得又猛,摇晃着没有站稳。王杰希扶了她一把,陈果面带感激地稍一点头,才跛着腿走过去,站在周泽楷面前。


“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但怎么说……叶修这个人,你也知道,他自己认定的事情,就算你真的在场也是阻止不了的,”她这么说着,眼泪还是没有止住,顺着干涸的泪痕再次爬遍满脸,“我虽然名义上是兴欣的负责人,但是平时都是他在队里说了算的,我相信他,我们都很相信他,叶修的决定是不会错的,所以,你也姑且相信他是迫不得已才这么选的吧,他……”


“我知道,”周泽楷忽然开口,慢慢地说,“谢谢。”


“那我就先出去了,”陈果说,“在外面等你们。”


周泽楷点点头。


帐篷内最终只剩他和叶修两个,一墙之隔是王杰希和江波涛忙于调度的指令和队员们的窃窃私语,声音从四面八方笼罩下来,柔和的体温与刺眼的阳光一样,刻骨般清晰。


周泽楷闭上眼睛,几滴细碎的泪水挤出眼角,滑下脸颊,落进叶修蓬松柔软的发丝之间。



第十九章


 


“你的意思我理解,但是联盟的意思是,你作为首席哨兵,还是需要配合一个能力比较强的向导。”


墙上的挂钟忽然响起了整点报时,冯宪君默默地等到漫长的十一次钟声结束,才继续说道:“叶修的情况我们都非常遗憾,但是这件事是外力所谓,并不是你的责任。”


“他是我的监护人,”周泽楷说,“我有义务。”


“你说得对,他在法律上确实是你的监护人,在他失去行为能力的情况下有赡养的义务,但我现在说的不是这个,”冯宪君端起茶杯,缓缓地抿了一口,“你现在的身份不仅是一个……儿子,我这么说可以吧?你现在的身份是联盟的首席哨兵,轮回特战队的队长,需要你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有很多,叶修留在这里,我们自然也会用最好的条件照顾他,你如果想来探望,随时都可以。你说你想带他回去,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照顾他吗?这些你都得想清楚,不要意气用事。”


周泽楷没有让步,他抬起头坚定地说:“主席,我……”


“好了,”冯宪君打断他,“你今天下午就该回轮回基地了,尽早做下准备吧,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等叶修醒了,还要参考他的个人意见,到时候再谈也不迟。”


周泽楷的嘴唇动了动,没有继续反驳,他站起身来对冯宪君深深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室外的阳光很毒,照在脸上火辣辣地疼,离飞机预定的起飞时间还有不到两小时,周泽楷确定好时间地点,没有直接去机场待命,转而迈开步子向医院赶。


他在病床前坐了三天三夜,期间无数人在病房里进进出出,最后只剩他和任务间隙偶尔造访的苏沐橙,叶修始终没有醒,好在方士谦的医术的确高明,在他和张新杰的共同努力下,叶修的状况始终非常稳定,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异状。


周泽楷回到病房的时候,苏沐橙正端着个小盆坐在床边替叶修擦拭额头上的细汗。他走到对面的位置坐下,双手覆在叶修的手背上,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要回去了?”苏沐橙将毛巾放回盆里洗了洗,拧干后挂在床头。


“嗯。”周泽楷点点头。


“刚才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苏沐橙说,“你放心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及时联络。”


病房门忽然被打开条小缝,青年把头探进来瞄了一眼,见只有苏沐橙和周泽楷在,才放心大胆地开门进屋,三步两步走到叶修的病床跟前。


“哥。”苏沐橙招呼道。


“我给他装好伞面了,这家伙就是会找麻烦,大老远搬那么一堆蛛丝回来,也不知道哪儿弄的,等他醒了绝对得让他写个500字好评给我,”苏沐秋拎着叶修的长柄伞晃了晃,像是忽然意识到另一个人存在似的,朝周泽楷扬扬下巴,“哎,这位小同志就是周泽楷吧?”


“是,”周泽楷顿了顿,在几秒钟的空白之后补充道,“久仰。”


“你管叶修叫爸爸是吧,”苏沐秋摸摸下巴,“那你得管我叫大爷,来,叫一个我听听。”


周泽楷没多犹豫,直接开口说:“大爷。”


“还真叫啊,这也太老实了吧,”苏沐秋反倒没想到,他坐在苏沐橙让出的位置上,朝叶修脸上看了看,“说到老实,叶修这么老实我怎么这么不习惯呢,总感觉他马上就要憋不住笑爬起来嘲人了。”


“哥……”苏沐橙在他肩上打了一下。


“我看你们两个都苦大仇深的,活跃下气氛,”苏沐秋摆摆手,“你们真当叶修起来看到你们这表情会感动到痛哭流涕吗,我看他肯定要先抽个烟压压惊,然后挨个把你俩数落干净,信不信。”


苏沐橙和周泽楷没有答话,只能默不作声地认同这个说法,叶修知道他们有人不吃不喝地守在病床跟前,感动不感动且不提,但很显然不会欣然接受。


“我先回去了,研究所还有事,”苏沐秋站起来,拍拍裤腿,“你们俩也别光守着,沐橙你出去买点吃的回来,看咱侄子脸凹的,你这个当姑姑的像点话,走了啊。”


“你再陪他一会儿还是?”目送哥哥离开病房,苏沐橙回过头说道,“需要我出去待会儿吗?”


“不用,”周泽楷说,“该回去了。”


苏沐橙冲他笑了笑:“也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周泽楷坐在驾驶室的座椅上调试仪器。


他的内心出奇地平静,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细细安抚过,几天以来头一遭毫无杂念地做事,面前的仪表盘显示一切正常,离起飞时间还有43分钟,足以让他彻底缓过神来。


“准备就绪,进入起飞队列,请飞行员注意。”


指挥中心的通告从耳麦传来,周泽楷忽然感到内心涌出一丝不属于自己的情绪,他松开手头的对讲机,感到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自己原本平和的心境里,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使得他的整个精神如沸腾般躁动起来,他不由自主地站起身,跳出驾驶室,朝相反的方向飞快奔跑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但是他就是知道,叶修醒了。


叶修醒了,他正在朝自己这边赶过来,比自己的移动速度还要快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正在极速缩短,缩短,再缩短,直到归零。


一辆军用车从周泽楷身旁呼啸而过,紧急制动在地面上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车子很快再次发动起来,这次是飞快地倒退,周泽楷面前猛地停住,车门打开。


叶修身上穿着军装外套,领口透出一截病号服,下身也是病号的裤子和一次性拖鞋,他跳下车子直接扑在周泽楷身上,按住他的后脑狠狠地吻了上去。


周泽楷只愣了一秒钟的功夫,立即箍紧手臂,拼命地回应着他。


家猫大小的白狐狸从后座一跃而出,落在叶修的肩上,似乎也想去蹭着亲个嘴,半天挤不进去,急的上下乱窜,两只前爪猛挠叶修的脸和脖子。


叶修和周泽楷亲得起劲,但完全不会接吻,嘴唇硬生生挤在一起,牙齿磕来碰去,叶修被周泽楷抱得双脚离地,两条腿不安分地在空中瞎晃,他们很快把吻变成了啃,啃变成了咬。方士谦险些把喉咙咳破了,才将大庭广众下抱成一团的两个人勉强撕开。


“你俩现在精神结合着,要在大马路上结合热了还准备车震吗,你们现在车震不合法!”方士谦哑着嗓子说,“再这样我可走了。”


“你走吧,”叶修说,“走小周,咱们上车说。”


“精神结合?”周泽楷很会抓关键字,叶修没解释就不打算松手,就这样把人抱着举在半空,眼巴巴地盯着他。


“上车说,”叶修推推他,“听说你下午要回轮回,还有多长时间上飞机?”


“37分钟。”周泽楷说。


“足够了足够了,咱们上车,先办正事,”叶修说,“老方你后面坐着去,我来开。”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叶修坐进驾驶室,立即开始宣布纪律,“我说完之前不要打断我,我现在脑子不太好使,还有老方你也是,让你说话再说。”


尽管表情迥异,在座的两人依然接受了这项决定。


“说来话长,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叶修发动车子,拍拍脑袋,“哦,我们刚才讨论的结论是这样的,你家小朱雀一嗓子把你和那个人精神世界之间的界限撕开了,我那啥的时候有些碎片从那条裂缝里掉进你的精神世界,占山为王了,精神结合应该是这个原因。”


周泽楷连忙说:“那……”


“那什么那,不要打断我的话,”叶修伸手拧了拧他的脸,“剩下的老方来说吧,给你个机会。”


“你家这位的能力恢复了,刚刚用仪器彻底检查完,结果无误,他就这么直接跑出来了,”方士谦说,“原理不太明确,不过他现在整个人精神能力刷新了。”


“刷新?”周泽楷问。


“刷新就是刷新,F5,”叶修说,“我现在相当于13岁的我了。”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教材编写组知道,不然他们又要乱写,比如什么精神自爆可以刷新能力,吓死人,”他继续说,“可坑死哥了,我听说要不是当时场面太悲愤,好多人都想现场拍不雅照。”


“教材组乱写?虽然那个办法看起来扯到上天,那不还是给你把人弄出来了?”方士谦不动声色地说,“你现在只有13岁,悠着点,别走火。”


周泽楷的脑子慢了几拍,在方士谦和叶修说话的功夫里回过神来。


叶修曾经跟他说过,自己的职业寿命会很快结束,所以才不肯和他结合,如果不是因为这个。


——不过如果没有这些,我肯定是愿意的,冲第一个报名。


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他们做出了选择,而且互相知晓了目的和因果,便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


周泽楷抱着必死的决心独自进山,为的是换回叶修的一双眼睛,叶修用笨拙的方式硬闯进周泽楷的精神世界,打破重重阻挠走进去,宁可放弃自己最重视的能力也要救他出来。


而现在叶修的能力恢复了,不是先前的枯灯燃尽,反而一转身回到了刚刚觉醒时的状态。


“对,这就是问题所在,太优秀了,要控制不住,”叶修沉痛地说完,立即恢复了以往老神在在的神情,“不过我觉得没什么,我这十几年也不是白混的,过几天还是一个经验老道的选手。”


“你加油。”方士谦看向窗外。


“不对,你下车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叶修说,“我得和小周去办点事,你趁离医院近,赶紧挑个地方下车走回去吧。”


“赶紧停车。”方士谦趴在驾驶座的靠背上说。


 


叶修拉着周泽楷从一处暗门跑进大楼里,穿过黑黢黢的走廊,打开铁门钻进个漆黑的房间里。


“给你个机会,赶紧忏悔。”叶修在黑暗里拧了周泽楷一把,按着他坐在长凳上。


周泽楷在座椅上摸了摸,摸到叶修的手,拉过来紧紧地攥住,问道:“忏悔什么?”


“你好意思问我忏悔什么?”叶修说,“自己半夜偷偷上山经过允许了吗?”


“没有,”精神结合意味着大多数时候能够互相感知,周泽楷这会儿感到叶修控制不住的精神世界里正流露出一点也不货真价实的愤怒,转而靠过去抱住他说,“我忏悔。”


“这还不多。”叶修一边向外喷出些乱七八糟的情绪,一边表面淡定地说。


“对不起。”意识到叶修情绪的出发点,周泽楷收紧手臂,又乖乖地补了一句。


“所以你看,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成熟的大人,”叶修边喷情绪边说,“以后还敢不敢这样了?”


周泽楷虔诚地说道:“不敢了。”


“好吧,”叶修终于懂得把心思敛回去,他清清嗓子,“该我了。”


“我那时候也是迫不得已,他又想要你的身体又想要我的精神力,我总不能让他得手,但是那里已经算是他的精神世界里了,我除了给你穿衣服什么都不能做,捅他都没用,这个你也知道,所以只能拿自己开刀了,”他拍拍周泽楷的前额,“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周泽楷说,“我爱你。”


能力相当于13岁的叶修喷了一大堆害羞出来,手忙脚乱地挨个捡回去。


房间的灯忽然亮了起来,叶修眼疾手快地捧住周泽楷的脸,找准嘴唇出声地亲了一口。


“叶长官——”房间的另一头传来潘林的惨叫,“照片不是这么照的!”


“这就是你不懂事了小潘,”叶修晃晃手指,“首席向导迎娶首席哨兵,附带热吻结婚照,官网首页流量宝,话题都给你们想好了。”


“谁嫁谁娶。”周泽楷严肃地说。


“就那么个意思,你意会一下。”叶修伸手给他顺了顺毛。


 


两人跳上轮回的飞机时,离起飞只剩五分钟的时间,两人手里一人一本热腾腾的小红本,烫金大字,结合证。


“你们怎么连蜜月假都没有。”叶修拿起轮回的任务表,朝周泽楷挥了挥。


“……”突然蜜月哪来的假期。


“你不要胡思乱想,我都能听到,”叶修说,“虽然证件已经不是那个证件了,但是爸爸依然是你爸爸。”


周泽楷低下头,笑容由嘴角开始,慢慢调动起脸部的每块肌肉,再也掩藏不住。


朝夕相处的三年,分开的七年。


七年过去,心绪里那片蠢蠢欲动的病灶终于在这天愈合,名为渴望也好,想念也罢。


飞机平稳地滑入起飞的跑道,小点在周泽楷腿上伸了个懒腰,蜷成一团睡起了懒觉。


“笑什么呢?”他听到叶修这样问道。





尾声


 


联盟的史料馆里添了两张新的画像。


从左边数起,第一张是首席哨兵金成义,大约三十岁的年纪,意气风发,旁边的的一张是他的妻子,看上去比他年纪小些,梳着爽利的发型,笑容却显得格外温婉。


第三张画像是新任首席哨兵周泽楷,即使是在画像上,这位青年哨兵的英俊也几乎要穿破画布掉在地上,他抿嘴的神情显得有些拘谨,但瞳孔黑亮,目光炯炯。在他旁边有一张同一时期的画像,是他的向导,同样在联盟排位首席的叶修,他的眼角微微下垂,眉目舒缓,即使表面严肃,也总像带着笑意。


这场风波很快便淡出了众人闲聊时的话题,剩下的便是叶修和周泽楷之间从父子到配偶的八卦,以及关于金成义的种种奇闻怪谭,比如他那具不需要特殊处理就可以保持原貌的遗体。


不过也都只是故事而已了。


史料馆一向由专人维护,所谓的专人,大都是还在进行培训的哨兵和向导,他们大多年纪不大,今天当值的这个姑娘便只有十四岁的年纪。


约好一同来执勤的朋友放了她的鸽子,傍晚时分,她才结束文化培训,匆匆忙忙地赶到史料馆。


她本来想随便看看就赶紧离开,临近天黑,背阴的史料馆更是提前进入了夜间模式,一排排高耸的书架和陈列物,加上历史和轶事的熏陶,让偌大的场馆显得更加阴森。


“真是的……就这样让我一个人过来……”小姑娘绕着场馆走了一圈,刻意避开某个角落,却还是忍不住向那边看了一眼。


视线所及是一台玻璃柜,虽然盖着厚重的天鹅绒布料,但了解史料馆的人都知道,那是传说中金成义数十年不变的遗体。


这台展示柜本来放在特殊的房间里,但由于场馆装修,只能暂时搬到大厅。


小姑娘不敢再看了,她快步向馆外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玻璃摩擦声。


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在原地站了许久,才缓缓地回过头去。


玻璃柜原封不动地摆在原地,连天鹅绒都没有一丝变化。


“听错了?”她心里想着,却还是越想越不对劲,连忙急匆匆的冲出史料馆,将大门从外侧锁牢。


室内重归寂静的同时,一只小小的黑色蜘蛛迅速从遗体的领口中爬出来,它吐了跟丝勾住玻璃柜的边缘,从柜门细小的缝隙中钻出,很快消失在黑暗的角落里。


 


END






====================



年下之终于吃到了的时刻(。





===================


【例行的完结感言】


我觉得这篇没啥好完结感言的了,从开始没几天就写完了啊_(:3」∠)_


去年年底考完试,想到要写,于是写了十页本子的大纲,设定,时间线,红笔紫笔蓝笔改来改去,最后终于把一个只想写两万字爽爽的年下养成梗写了八万多字的小中篇(没错我坚持认为这是个中篇!!!!!




放一页当时写的大纲看着玩儿……(其实写出来就有好多跟想的不一样的了




虽然正文完结了,不过接下来还有挺多内容的,谈恋爱(和嘿嘿嘿)准备写成番外(技术顾问表示论字数其实可以称为外传)。




目前确定的有(肉体)结合前后的小短篇,加一个哨向style羞耻play的段子(感谢……阿杰同学……提供梗 @树下有天空 )




各位老少爷们儿想看什么也可以留言告诉我,我挑着写写啥的_(:3」∠)_年下养成真是个好东西好多梗可以玩咳咳咳咳……


然后正文也会大修一下,因为连载过程中为了保频率和剧情进度基本是毫无情怀的5000字日更,很多地方写得比较糙也没有完全铺开,改了之后……请看一排等号下面的内容!!!


======================




来了,这篇文等修好正文,番外外传写完之后准备和我家欧洲厨卫 @CHU薇 合作出个本子,正本总字数10~12W(正文+番外目测的字数),她负责搞定封插~\(≧▽≦)/~


特典的形式和内容看情况,有什么想法的也可以留言告诉我!


就不开印调了,想要的同志们请在这留个言,我看看大体印多少,好确定一下规格之类的。我发最终本宣之前的留言都作数,聪明的你请一定不要羞涩地留言告诉白鸽姐姐正确答案(鞠萍姐姐style


为了防止制作周期将整体战线拉长,这次准备做出打样来之后再开预售,争取预售结束最短时间内发货。同时,经过前两次出本子的经验(主要是教训),这次我们会在客服、发货、制作等方面作出相应的调整,争取保质保量保速度,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包容和理解……




还有个事儿(你怎么这么多事儿)从下周开始我要做起工作党了,啊总之作为一个大人(。)总要向生活(和工资)低头,答应我不要嫌弃一个没法稳定更新的断爪鸽好吗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