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叶邱]近于远之前 十一

阿月: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王杰希率先打破僵局,言语间还颇为正经,“趁着微草来比赛,正好顺路过来看看,而且有事找你。”


“啊?你是指全明星那活动?”叶修脑子一转就转过弯来了,可是他今天来这儿可不是为了跟王杰希讨论公事,于是朝王杰希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哎哎,打住打住,我到这儿可不是来跟你谈公事的。”


“不谈公事那就谈私事,”喻文州笑了笑,眼角余光朝邱非饶有兴致地转了圈,然后笑眯眯地看着叶修,“还是晚点一会儿谈?”


“胡闹,你添什么乱啊!”


叶修见邱非越来越差的脸色和越来越白的手指关节,赶紧截住了喻文州这种暧昧不明、仿佛还跟他有一腿的话。虽然他的面上仍旧不动声色,可心底却是哀嚎了一声。照这情形来看,他不得不承认叶秋先前的分析居然靠谱。


“添乱?添什么乱?”喻文州有点惊讶地看着叶修,却发现叶修正看着邱非,心里过了一遍就都明白了,于是似笑非笑地指着邱非手里的花对叶修说道,“我能添什么乱?我可是锦上添花。”


王杰希听过耳却是无声地笑了一笑,脸上表情也是微妙得很,与喻文州倒是很有默契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


“哎,小邱,还有空位不?”叶修一听这二人话里有话立刻去看邱非,只见邱非渐渐地竟面无表情了,心下不由一惊,连忙说道,“让他们凑一起去,我有话跟你说。”


而邱非像个局外人冷眼旁观这三个人。


也许真是成熟到可以接受任何现实的打击,也许只是这么多年与叶修的相处足够让人心灰意冷,他居然发觉眼下的情形有点诡异又有点好笑。


在场的人都和叶修发生过关系,然而每一个人都微妙地不越雷池一步,冠冕堂皇地装成队友同事或者前辈后生。十几年前从窗口望去灯柱之下谁与谁的缠绵亲吻,或者十几年来见面时谁与谁的眼波流动,甚至十几年后此刻满场不散的尴尬氛围,一切都让邱非觉得很可笑。


这场绵延了十几年的感情纠葛一而再再二三或明或暗地上演,他早已飞蛾扑火般地把自己烧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地灰烬。


吃到的教训还不够吗?他所期望的回应得到了吗?


以为能够只一味付出不求回报,到头来仍旧期待真心诚意。这些年他反复思来想去,无论事业还是感情他与叶修之间总差了那么一点,偏偏他却要无视那么一点而强行抓着叶修不放,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强扭的瓜不甜。


强扭的瓜不甜。这个话邱非以前当然听说过,可听说过和切身体会是两码事,而他用了十几年才真正明白其中意义几何。只是黄河跳了,南墙撞了,头破血流了,才终于明白了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怎么努力也不会是你的。


多么简单的道理。


邱非在这一刻忽然明悟,其实长久以来他只是有一个执念,这个执念就是得不到叶修的回报,仅此而已。这个世上,两个人相爱是七十亿分之一的珍贵,而他则在那剩下的六十九亿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里泯灭于众。


不过是,有生之年狭路相逢,他不曾幸免。


“……嗯,里面有空位,你们跟我来,”邱非回过神来深深看了一眼叶修才侧过身带路,甚至还能边走边笑着说,“我没想到你会来。”


“你开店我怎么可能不来?”叶修上前两步和邱非并肩而走,然后伸手拿过邱非手上那捧娇艳欲滴的花,却在路过吧台时随手一放,“你今天什么时候打烊?一起走?”


邱非听了却并未回答叶修的话,只把这三个人送作堆地带到了一个偏隐秘的角落。


至于这三个人谈点什么,他是半点也不想知道。


“就这儿吧,你们要谈什么也方便点,如果有需要按桌上的小铃就可以了。我还忙,就不陪你们了。”


邱非把这话扔下转身就要走,只是叶修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等等!”叶修站起来跟在邱非身边,难得极其认真又正经地看着邱非说道,“我到这儿来可不是跟他们谈事儿的。”


“今天人很多的,有事等有空了再说吧。”邱非把叶修抓住他的手拿开,反而冲着他后面的王杰希和喻文州一笑,“两位自便,招待不周了。”


“那我等你,”谁想叶修居然大衣一脱甩到沙发椅上,卷起毛衣袖子就跟在邱非后头,还煞有介事地说,“你人手少,我来帮你好了。”


“你又不熟悉这里,帮什么忙啊,”邱非叹口气,他是没想到叶修还能是这样的,倒是真的有点意外,可是此刻又不合时宜,只能把话尽量挑了简单里说,“我记得以前你说过好聚好散的吧?何况我们的情况是真的不合适了。再说他们还在,你真别乱里添乱了,我可不想开业第一天就无法收场。”


“这个理由我可不接受,什么叫我们不合适了?我觉得我们合适得很。”叶修环视全场,见有些人已经怀着好奇的目光看了过来却并不在意,只是又对邱非说,“那天晚上是我犯浑,我向你道歉,但没到必须要分手的地步吧?”


“分手?”邱非觉得自己听见了一桩很有趣的笑话,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们有在一起过吗?”


叶修一听这话不得不承认叶秋确实是对的了,合着他这十几年来当男朋友当伴侣当家人的人竟然一直当他是炮友?!


然而生气归生气,当务之急得先把人给捞回来,然后再一笔一笔好好清算这堆糊涂帐。


“那不然我们过的什么日子?”叶修不动声色地抓住邱非的手臂靠近人,“过日子当然是只有夫妻过的,不然你以为呢?”


邱非看着眼前这个叶修到底有些愣住,甚至很是狐疑地打量着叶修,还有叶修身后看似悠闲又暗怀观察意味的那两个人。


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后面两个争起来了还是打起来了?或者是终于搞不定了才跟他这儿火急火燎地拉关系?


……说什么夫妻过日子,当初是谁说的凑合凑合能过就过?


他又没有健忘症!


“怎么——”


话还未完,邱非耳边就响起了一片抽气声和口哨声,伴随着各种窃窃私语将眼下的事衬托得越发……突兀。


叶修吻了他。


当然了,叶修经常抓着他亲吻,甚至他的亲吻也是叶修调教后出师的……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叶修竟然公开吻了他。与叶修相处的这十几年让邱非很清楚,叶修这人极其不喜欢把私事曝光到大庭广众,所以一直以来他们甚至都不会在人前有任何过分亲密的行为,哪怕只是站得近些而已。


然而叶修现在居然当着圈内的一群人吻了他。


这是分分钟上头条的节奏。


“你跟谁玩真心话大冒险了?你都一把年纪了还玩这个吗?”邱非回过神来立刻把叶修推开了,他自然知道叶修这个不喜私事公开的习惯,所以还很好心找了一个并不好但总算过得去的理由,“我今天很忙的,身为前辈就不要再给我添——”


“——年前领完证跟我回去吃年夜饭。”


邱非这儿正想着怎么脱身以及善后,谁想叶修一句话就把他打懵了。


……什么情况?




tbc

评论

热度(49)

  1. 浮图焰场阿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