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飞波】胡同里06

岁羽:



谭小飞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一路上回忆起不少以前的事。




他看向前面人的后脖颈儿,骑车时勾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谭小飞想,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人的呢?




张晓波穿了件蓝色的外套,拉链没拉,两边的衣服被风吹得鼓鼓囊囊,一下一下打在谭小飞的手上,谭小飞忍不住伸出手抓住了这烦人的衣角。




“到了,下车。”张晓波停好车,急忙进屋灌了一杯水,这一早上的锻炼量快赶上他一个月的了。




弹球儿在吧台里边儿打盹儿,估计是昨晚游戏撸多了。张晓波上前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喂,醒醒,起来搬砖了。”说完就看见谭小飞慢吞吞地走了进来,忙道:“我不是说你。”他忘了谭小飞刚在工地搬了五天砖。




“我也不是光搬砖,还要搅水泥。”谭小飞说的很平静。




得,解释不清了还。




弹球儿终于醒了过来,冲着张晓波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呃~晓波,你回来啦。”张晓波赶紧后退了两步,捂着鼻子说:“靠,你早上吃的什么玩意儿?”




弹球儿一脸茫然:“猪肉韭菜馅儿的饺子,怎么了?”张晓波啥也没说,从口袋里掏出个口香糖递给他。




弹球儿接过去放在嘴里嚼了,抬眼看见了张晓波身后的谭小飞,差点没把口香糖咽下去。




“谭,谭小飞?你怎么在这儿?”




张晓波走到谭小飞身边,把手搭在他肩上,对弹球儿说:“来,跟你正式介绍一下,谭小飞,本店新招的服务生。”




谭小飞微笑:“你好。”




不不不,他一点儿也不好。弹球儿这边还在惊讶着,那边张晓波已经开始跟谭小飞介绍起酒吧的状况和工作事宜了。




“包吃包住,每个月这个数,怎么样?”张晓波右手比了个五。




弹球儿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大叫出声:“我靠,五千?!这不公平~~!”




张晓波一个眼刀飞过去,让弹球儿禁了声,又回头清了清嗓子:“咳,我说的是,五百。”




弹球儿一听就乐了:“哈哈哈哈哈,你丫也太黑了吧,煤老板都比你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闭嘴,我闭嘴。”




张晓波心里也有点儿虚,表情却严肃得很。




“行。”




听到谭小飞答应得如此爽快,张晓波先是愣了愣,随即有种赚了便宜的感觉。谭小飞长得帅,又能打,能招来一波女客户不说,有人来找麻烦,还能镇镇场子。当然,他这么想,并不代表他认为自己没谭小飞帅且能打。




然而,这种喜悦没过多久就烟消云散了。




等谭小飞换完药,张晓波跟弹球儿知会了一声就带着浑身上下一穷二白的谭小飞去了商场,买了一堆衣服和生活用品,顺便在外面吃了顿饭。结账的时候,他捂着钱包,有点后悔每月给谭小飞五百块钱的决定了。




谭小飞回来试了最后一件张晓波买的衣服,白色的薄款毛衣,衬得整个人温和了不少。他看向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张晓波,忍不住说道:“今天花的钱你在我工资里扣吧。”




张晓波头也没抬,手指刷刷地在屏幕上挥动:“你那点儿工资不够我扣的,就当新员工福利了。”




谭小飞皱眉还想再说点儿什么,张晓波却开始打电话给酒吧供货的老板,约好下次再谈,又去酒吧仓库里找了件以前员工的制服给谭小飞:“可能有点儿小,你将就着穿穿,穿穿就大了。”




等谭小飞换完制服出来,张晓波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尼玛,为什么这种KTV风格的制服穿在他身上也能这么好看!这么贵气!靠靠靠(#‵′)




谭小飞看着张晓波瞪着他的眼睛有点想笑:“不去前面帮忙吗?”




天已经黑了,酒吧里的人渐渐多起来。除了弹球儿,还有一个女大学生在这儿兼职,每天晚上过来帮忙。谭小飞怕他俩忙不过来。




“你先去,我待会儿过去。”等谭小飞一走,张晓波赶紧往头上摸了点发胶,捣鼓了半天才装模作样地走出门。再怎么样不能让员工把老板的风头抢了,起码在发型上,他充分取胜。




张晓波进了酒吧,人还挺多,他心情好地跟一些熟客打招呼。




来这儿兼职的大学生叫程欣,性子闹得很,看见他笑着叫了声“老板好!”然后快步来到他身边,指了指正在给客人上酒的谭小飞,好奇地问道:“晓波哥,他是你新招来的服务生吗?叫什么名字啊?以后是不是都在这儿工作?”




张晓波故意打趣道:“赶平常儿你见着帅哥早上去搭讪了,这回怎么连人名字都不知道?”




小姑娘平时也没少被他调笑过,拉着张晓波胳膊撒娇:“哎呦,我这不是害羞嘛,刚刚有好几个客人都向我打听他呢,晓波哥,你行行好,就告诉我吧。”




“啧啧,你也有害羞的时候啊。想知道就自己去问。喏,他看过来了。”




程欣顺着张晓波的视线看过去,又转过头在他耳边低声说:“晓波哥,我怎么觉得他面色不善呢……”




张晓波拍拍她:“没事儿,他那人没表情的时候就这样,放心大胆的去吧!”




程欣心里还是有点儿打鼓,她长这么大还没在哪个帅哥面前露过怯,可谭小飞的眼神让她有点儿害怕。而且,为什么感觉这位帅哥一直面色不善地盯着的,是她挂在张晓波胳膊上的手?她大概是看错了吧……




忙了一夜,最后一个客人出了门,就剩下弹球儿,张晓波,谭小飞三个人在打扫卫生。程欣早上有课,一般都会提前下班,她最终还是从弹球儿那儿知道了谭小飞的名字。




张晓波擦着酒杯,突然问弹球儿:“你家现在就你一个在住吧?”




弹球儿有种不好的预感:“就,就我一人,怎么了?”




果然,张晓波下一句就说:“那让谭小飞晚上去你哪儿睡吧。”




他刚说完,弹球儿和谭小飞同时回道:“不行!”




张晓波感觉有点儿受伤:“为什么不行?”




谭小飞皱眉,不耐地说道:“没有为什么,就是不行。”弯腰把椅子搬得咚咚直响。




“你他妈轻点儿,那一把椅子抵上你半个月工资了!”




“……”




张晓波看谭小飞冷静下来了,又转身问弹球儿:“你呢,为什么不行?”




弹球儿支支吾吾地说:“那个,晓波,有件事我没告诉你,我,我有女朋友了。”说完还羞涩一笑。




张晓波猝不及防被秀了一把,有女朋友了不起吗?脸红你妹!娇羞你妹!




于是,最后的结果,还是谭小飞睡在他房间。




张晓波走到谭小飞睡过的单人沙发前,又拉又折的弄了一会儿,竟然出现了一个单人床!虽然依旧挺窄,但睡一个人是没什么问题了。




谭小飞在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晓波做完这一切,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张晓波,你他妈的在逗我?”




张晓波摸摸鼻子:“那什么,我忘记这沙发还有这功用了。”其实他就是纯粹想报复报复谭小飞来着。




“幸亏我后来睡不着爬床上去了。”




“什么?!”敢情他那天不是鬼压床,是被这孙子压的?张晓波简直一口老血要吐出来。







今天离京,在车上码的这一章,刚到家啦,开心!

明天霞姨出场?

( •̀∀•́ )



评论

热度(65)

  1. 浮图焰场岁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