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所以说做人还是霉三年的好

戈多:

狗血且俗气的故事,情人节扎堆来一发,弥补一下那么久没更的错。



王杰希,男,年二十八,开着一家婚姻介绍所。


俗话说,做媒人自个儿要霉三年,王杰希还真是至今单身。今早儿掐指一算:他做媒恰好三年了。得,不霉了。


不霉了也得上班呀,他准时到了他的店门口。


结果看见门口蹲着一小年轻。


小年轻二十岁的样子,蹲在他的店门口,耷拉着脑袋愁眉苦脸的。


还有点可怜巴巴的样子。


王杰希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掏出钥匙:“小兄弟,让让?”


“哦,不好意思。”小年轻往旁边移移。


王杰希边开门边说:“我看你心情挺低落,要不去散散心再来咨询的好。想好要问的问题再来,免得浪费时间。”毕竟他这里贵,按分钟算钱。


“啊?”小年轻听得蒙蒙的。


王杰希皱一下眉,看他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有点好笑,这种自己都拎不清的客人倒是头一回见:“……算了,你进来吧。”


“哦……”




王杰希在小年轻面前坐好:“说吧,什么问题?”


“你是老板?”


“嗯。”


没想到小年轻激动地“唰”得站起来:“老板!我叫黄少天,你可怜可怜我吧!”


我就是可怜你才叫你进来的傻子。王杰希腹诽。


“我找遍了这一条街只找到你这么一家靠耍嘴皮子混饭吃的店!”


这话说得……王杰希挑眉。


“老板,你收留我吧!我给您打工!不要工资,包吃包住就成!”



看见这位叫做黄少天的小年轻一脸热切地望着他,王杰希避重就轻,问黄少天:“吃早饭了吗?”


“没。”


黄少天的诚实为他赢得了一桶泡面。


“吃完就滚吧。”


“别啊哥。”黄少天哭丧着脸,抓着那桶泡面,“我认真的,你可怜可怜我呗。我给家里人赶到这城市,身上一毛钱都没有,手机也没有,身份证也没有。哥,你看我都叫你一声哥了,我一毛钱工资都不要,真的!你就让我活着就成。”


王杰希不为所动,又掏出根火腿肠递给他,“多了没有了,要不要?”


“……”黄少天含泪接过火腿肠,“要。”



烧开水,泡泡面。


黄少天不死心,王杰希不是让他吃完滚吗,好,他就真蹭在事务所大厅的沙发上,边吸溜泡面边想法子——这不泡面还没吃完么,说不定王杰希回心转意了呢?


一位女士忽然冲进事务所,吓得黄少天一噎。



“老王,我和我老公是你撮合的,你可千万别见死不救啊。”女士忧心忡忡。


“你说吧,什么事情。”


“咳,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老公不是飞马来亚吗?然后……”女士有点尴尬,“我出轨了。”


王杰希面色不改,淡定,“对象?”


“我公司一同事,我俩平时关系还行,那天不知道那根筋没搭对,就……嗯,就出轨了。我老公出差半个月,那段时间里我们玩挺好,都对对方挺满意的。但现在我老公回来了,我就想就这样算了,大家各自过各自的安稳日子,毕竟都是有家室的人了……”


黄少天吃面的动作一顿——哇靠,大姐你最后这句话猛啊,一个有夫之妇,一个有妇之夫,你们城里人好会玩!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扫了黄少天一眼,接了女士的话,“所以,他不愿意是吗?”


“是啊。”女士很烦恼的模样,“他死缠着我说不想断,可万一,万一给我老公发现了……”


黄少天听到这里,总算是乐了,他把泡面一放,“姐姐,我跟你说,不就和情夫恩断义绝吗?这事简单!”


女士惊异地扭头看黄少天,王杰希无奈,“这位是我表弟,你别听他乱说。”


“谁乱说?姐姐,你听着啊,方法有的是,就看你扯不扯得下这个脸来。第一招,”黄少天竖起一根手指,那样子鬼头鬼脑的,像个调皮的大男孩,“找他借钱。他一约你你就找他借钱,要现金,借他个百八十万的,还不要打欠条。借到他不敢借为止。”


“第二招,你去逼他离婚。你跟他说你也爱上他了,要继续你俩就光明正大地在一起,要么离婚要么拜拜。”


“这第三招呢,姐姐你就要牺牲点了。你别洗澡。三天不洗澡去和他约,看他还敢不敢和你滚床单。”


女士听得羞红了脸,却两眼放光直点头。


“要这三招都不奏效,姐姐你就考虑考虑离婚和他过算了——这种有钱又真爱的男人不好找了……到时候姐姐你再来,我们商讨怎么给你安安稳稳地离这个婚!”


王杰希听得都笑了——这黄少天,鬼机灵!



送走了女士,黄少天冲王杰希扬扬眉毛——怎样?我厉害吧?


王杰希却扔给他一份合同,“签字吧。”


一看,包吃包住,月薪五千。黄少天差点没跪下喊恩人,抓了笔飞快地签了名,“哥,你这大恩大德我来生再报!”


“谁等你的来生。”王杰希笑着收了合同。



王杰希有他自己的算盘:他开婚介,事实上还帮忙解决这些夫妻的感情问题,算售后服务。还有些人寻着他解决情感问题的名气,特地找过来,这种就贵咯,按心理咨询的费用算的。可有些人就是有钱得很,非请他出面调解,一来二去,事务就多,跟个专管感情生活的居委会大妈似的。王杰希正嫌烦呢,这回好,撞上了个黄少天。虽然看上去不专业,但鬼主意还挺多。


一个月五千,包吃包住,王杰希觉得还挺公道,自己支付起来也没什么压力。


“住我家里吧。”


王杰希是如此爽快地解决了黄少天的居住问题。


黄少天倍感压力——让员工住老板家里,真的没问题啊?



这口都开了,有问题也得是没问题啊。


好在王杰希的房子还挺大,三房两厅,黄少天啧啧称赞。


瞧瞧他老板,有车有房有事业,长得也还不错,整一个青年俊杰。这要不是他自个儿问题还没解决,他都要对王杰希这镶金的女婿动心了呢。



“我真的不想活了。”女人用纸巾擦泪,泪泉如涌,哭得娇娇滴滴,说出的话惊天动地,“怎么有这种男的,高尔夫跟他小情妇似的。我呸,三个月不见他回家一次,高尔夫有这么好,还有洞给他艹?!”


黄少天腹诽:还真有洞,就是不知道你老公有没有那情趣玩那种花样。


“我怀疑他就是养了个小情儿,就养在高尔夫球场,黄先生,你看我该怎么办呀?”


黄少天清清嗓,“你老公真蠢,放这么漂亮的老婆跑去打高尔夫的确是蠢。”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女人要哄得开心是正经。


“你怀疑有小情儿,这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呢,是小情儿问题还好解决些,怕就怕你老公戒不掉的是高尔夫。男人会有点执着的爱好是正常的,这时候你强硬的来反而不好,要内部打入。”黄少天睁着眼睛胡说八道,“你想想,为什么会喜欢高尔夫呢?美女,雪茄,阳光,草地,日子美不?”


“既然这种日子美,就不能只有你老公一个人过呀。他去打,你也去啊。你陪着你老公,阳光,草地,雪茄,你就是那个举世无双美女。阳光太晒不怕,你躲屋檐下,和你老公回眸一瞥,心有灵犀一点通——哇靠,你还怕你老公脱得了你掌心?!”


女人止了泪,给哄得楞楞的,若有所思。


刚出门解决了一单事务的王杰希这时候迈回门,听见黄少天这一番鬼扯,心里发笑。


这小子话是多,烦是烦,哄人的话倒是一套一套的。来他这干了两个月,越发熟练了。



晚上关了店,王杰希却没把车往家里开。


“今晚出去吃点夜宵,去不去?”他嘴上问黄少天,车已经开上了和房子相反的路。


“你给我拒绝的权力了吗?算了走吧走吧,吃什么?先说好你掏钱啊,这个月薪水我还没领呢。”黄少天唠唠叨叨,两个月处下来,两个人都越发随意了。


“吃完去看电影吧?”


黄少天瞪圆了眼:“啥?”


王杰希很平静:“今天有客户塞了两张电影票给我。午夜场,不看浪费。”


“你一个月收入能买多少张电影票啊,你舍不得两张?放屁。”黄少天眼睛是亮的,“说!究竟是什么居心!”


“我这人其实很土。”王杰希答非所问,“撮合人时,吃完饭就让他们去看电影,还非是午夜场不可。”


“嗤,午夜场还是感情试金石不成?老板你这理论靠谱不?”


“有一点算靠谱吧。毕竟月黑风高——宜动手脚。”


“……靠,怎么没人投诉你啊?”


“不感兴趣的吃完饭就分了,留着看午夜场的那是有点意思的。看午夜场就是看人品咯,忍着不动的是老实的,摸个小手是浪漫的,扑上来的,流氓咯,有保安的嘛。”王杰希边说边笑,也是给打开了话匣子,“男女间不就这点事。”


他顿了顿,“你又说我是什么居心?”


黄少天这回不吭声,坐在位置上假正经。



吃饭的时候,黄少天憋了两个月终于憋不住了,和王杰希交代:他真是给家里人赶到这的。原因……他给他父母宣布他出柜了呗。


黄少天父母不算开放,黄父气得要拿皮带抽断黄少天的腿。黄母也是气急了,帮黄少天买了张火车票把人踹到王杰希的城市,“你有种就自己在这里活个十天半个月。翅膀硬了我就放你飞。”


说着说着黄少天自己抽抽鼻子。


——说多了都是泪。


“诶,王杰希。我底都交代了,你不说说?”


王杰希给他剥虾,觉得好笑又心疼,他真觉得这人好玩,睨着他,“你要我说什么?”


黄少天哼哼:“你一个学心理的高材生,做婚介。不是心理变态就是心里有鬼。”


“做媒人霉三年嘛。”王杰希把虾放到黄少天碗里,“这话听过吧?哪有自己是媒人还跟人去相亲的。”


“哦,这样就能躲相亲了是吧。鸡贼。”说完黄少天低头嚼虾,话问得含含糊糊,“这么说你也很抢手嘛,那你三年霉完没?”


“完了,你来的那天刚好霉完。”



从电影院里出来,黄少天若有所思,“看不出来,王杰希你居然是老实款的。”


“不是。”王杰希很干脆地否认,“我是在等着看你是什么款的。”


“得嘞。”黄少天撇撇嘴,“我们都是傻子款的。”


“你是傻子。”王杰希不走了,伸手牵住了黄少天,“我是流氓那款的。”


说着,他低下头,亲了黄少天的嘴唇。


“我喜欢你,黄少天。要不凑合凑合?”


end.


全文瞎扯淡,无逻辑,谁认真我和谁急啊!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