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周黄] 如愿以偿

SheltonL:

推荐BGM:A little story-Valentin


*
楼上搬来了一家新住户,旧房东临走前还拖着黄少天的手嘱咐道:“天仔啊,楼上的这位周先生人挺好的,就是不爱说话,但是很好沟通的。有什么事多担待他一点啊。”言下之意是如果楼上洗手间漏水了厨房渗水了影响到楼下的房子,只管找楼上的周先生,不要畏手畏脚的。

黄少天叼着个棒棒糖点点头,像是没长大的大男孩:“行啦阿姨,这么多年来你有见过我黄少天不敢放开手脚去做的事情吗?别的不说,至少沟通能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安安心心搬新家吧我保证邻里和睦绝不生事!”

黄少天倒是很好奇楼上的周先生是何方神圣,值得楼上的张阿姨反反复复地念叨不厌其烦地嘱咐。所幸这点小愿望很快就得到了回应,当天下午他就遇见了楼上的新房客。

新房客要搬的东西多而楼道又狭窄,黄少天不得不侧过身子给新房客让路。他看了一眼这些箱子,又看看孤身一人的新房客,咬碎了棒棒糖,说:“你好啊我是你楼下的,嗯,也可以说是邻居吧虽然我们不是对门。但是毕竟也挨得挺近的我们只隔了一层地板啦。我是黄少天,朋友一般叫我黄少,你也可以这么叫我——话说,你需要帮手吗?我看你有点忙不过来。”

被问话的青年猛地顿住身子,怀里本就叠得摇摇欲坠的箱子便遵循自己的内心自由落体。

“这……”黄少天顿时哑然无语,“那个,周先生,我觉得你还是让我帮忙吧,不然我心里真的十分、非常、超级过意不去啊!”

“没关系。”青年放下手中的大箱子,拍掉手中的灰,把手递到黄少天面前,“周泽楷。”

下午四点,楼道被涂抹上金黄色的光辉,浮尘在空气中上下起舞,周泽楷像是从油画中走出的阿波罗。黄少天一时间觉得有些晕眩。当周泽楷递出他的右手时,黄少天竟想握住这只手仔细端详。黄少天在心里唾弃自己出息啊出息,手这种东西你有我有大家都有,对着这么寻常的事物出神,自己实在是……

实在是怎么?

问号在内心发酵,黄少天匆忙地握过周泽楷的手:“你好啊周泽楷,泽上楷木生,你这名字取得挺有诗意的。我们交换个电话号码或者是微信什么的吧,以后方便联络。”

“嗯。”周泽楷轻轻地笑了一下,黄少天一边腹诽不懂你们年轻人笑点怎么这么清奇更可恶的是为了一点小事都能笑的那么好看一边报手机号码。正报到倒数第四位数字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卡了壳,手机号码刚刚换,他记得不是很熟。他一脸尴尬地想要解释,那边的周泽楷就报出了后四位数字。

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仔细回想了下,还真是脑海深处的那四位数字。

“……我们认识??你怎么知道的??”

“直觉。”周泽楷也有点诧异,但这种东西不好解释,周泽楷要怎么把这句话说出口呢:当我听到前七位数字就就有预感后四位数字是什么,当我看见你我就知觉我未来的伴侣应当是怎样的。

说不出口。

那就编呗。

周泽楷眨眨眼:“我会读心术。”



*
说你会读心术,那你倒是读读我现在的心啊,我看你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黄少天大概有点明白张阿姨砸临行前的嘱咐。周泽楷人太好,孤身一人来到陌生社区,张阿姨这是担心他人善被人欺。

搬家第二天便找物业维修厨房和洗手间,困扰楼下多年的漏水问题算是彻底根治,他还专登到楼下问黄少天要不要刷墙,费用他付,泛黄的水渍不好看。

黄少天想到那天的周泽楷就发笑,觉得这个人可爱又有趣,张阿姨你莫怕啦,周泽楷我罩了。

但,首先得促进感情,有什么契机呢?

距离搬家那天的插曲已经有五天,渗水事件已经四天,黄少天突然希望周泽楷什么事也没做,楼上照旧渗水,不然自己没有由头可以找周泽楷。

用其他的理由,会很奇怪吧。钥匙没带,没带的话独居的他只能撬锁了,他没有在周泽楷家等的理由;不好意思我家里没有油米酱醋了,日常用品都不懂得及时添置,生活能力无限趋近于零光辉形象瞬间坍塌,不要;我找不到吹风筒了,拜托啊黄少天,堂堂七尺男儿好意思这么说,那就等着自然风干呗你在矫情什么?

这个问题有些棘手,黄少天懊恼的垂下头,算啦,不想了,楼上楼下的,总有机会再见的。

寻找契机这件事没有困扰他很久,家里的小猫失踪把他焦虑得不行。

“喵呜~”黄少天在草丛边蹲下身子,“喵呜……?”

声音极其委屈,情感极其丰富,第一声像在深情呼唤游子归家,第二声像在询问你为什么不回家你为什么把我抛下。

黄少天原本对自己学猫叫的本领是极其自信的,小时候自己曾因此被几只小猫团团围住,自己的猫缘是随着自己一路走低的运气一并而去了吗。

黄少天不服气,黄少天继续学猫叫。

“喵呜——喵呜——”

一位蹲在转角的黑发青年蓦然起身,回头看了他一眼。

非常惊艳的画面,别提怀里还抱着他的猫。

周、泽、楷!

听说过美色误人,倒没听过美色误猫。养了几年的猫,看见楼上的小帅哥就迷了心智昏了眼,绝情抛下正主投向新怀抱,黄少天无奈地走近周泽楷:“好啦,小白,别闹了好不好?回家吃小鱼干,看见帅哥就跟着跑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是啦是啦,楼上这位是真的宇宙无敌超级帅的,我也会愣神啊,但是,就这么跑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小白也凄惨地喵呜了两声,委委屈屈地窝在楼上周帅的怀里不肯出来。这感觉,怎么那么像,你让我绝育还不给我看帅哥,比把我叫过来连一百块都不肯给我还要坑爹。我不依我不依。

周泽楷被自己的脑内的小剧场逗乐了,“噗嗤”一声笑出声。

“干嘛啦!有什么好笑的。”黄少天怒目而对周泽楷。

“没有。”周泽楷低头看看怀里的猫,曲起手指刮刮猫的耳朵,“猫可爱,”又抬头定神看着黄少天,“你更可爱。”

敢情这是觉得我们太可爱才笑。

黄少天把这句话在心里又咀嚼了一遍。

笑,是因为,我,可爱。

日了个仙人板板的!现在的年轻人笑点真清奇啊!

黄少天冷漠:“周泽楷我告诉你,你说好话是没有用的,猫是我家的你不要妄想了。”

“你家的呀。”周泽楷把小白托到黄少天的面前了,用行动证明自己没有不轨之心。

……可小白有不轨之心。

它叫,叫得凄厉,叫得苦情,挣扎着想要回到周泽楷的怀里。

黄少天无语。

“要不,小白就放到你家养吧。有空我就上去看看它。要是哪天它又不见了你就下来找我,你的颜值逆天,它应该不会跑太远的。”

周泽楷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好呀。”

敢情这也是个爱猫的主,黄少天笑了起来,在回家的路上和周泽楷达成了关于养猫的九十二条友好共识。



*
小白虽然这点小毛病不好,但此时此刻这点小瑕疵也变得可爱起来。黄少天几乎打着看猫的旗号天天往周泽楷家里跑,最后甚至画具也在周泽楷家里备了一份。

周泽楷看电视,画。

周泽楷逗猫,画。

周泽楷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给他披件衣服再画。

“要收费的。”周泽楷巨委屈,我变成模特后天天和我说的话直线下降,只顾着画画,想和我做朋友肯定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可以当模特。

“以后给以后给,要啥给啥。”黄少天忙着呢,什么话都从嘴巴里蹦,也不怕自己给不给得起,大抵太相信周泽楷不会提无理的要求了。

这个好,周泽楷忍不住弯弯嘴角。

“周泽楷你大爷的,你笑什么笑,你一笑整个感觉都不对了!重来!”

“……”

聪慧如黄少天,通过每日画画时的小打小闹就在脑海中完整地拼凑出周泽楷的形象,唯独有一件事没猜对。

周泽楷在遇见黄少天之前对猫没有超出过正常值的感情。他哪里是爱猫,明明是对每天都有机会遇见黄少天十分欣喜。

但有些信息还是准确的,黄少天知道周泽楷是个杂志的特约写手,但本行是写书评和乐评。有个创作人的通病,拖稿,半夜写稿。喜欢咖啡多过绿茶。喜欢猫多过狗。明明不是本地人却最喜欢听粤语其次是电音再到英语。

等等,半夜写稿等于通宵等于写稿等于猝死啊!

不行,改正生活作息,要晨跑,要晚练。

其实周泽楷作为杂志的颜面担当,每天都有抽出一段时间去健身房锻炼。只不过那时候差不多也是黄少天也开始画画了,所以他对此毫不知情。按他的话来说,午后四点,光线这么好,光影变化这么美,不画画就是可惜了。

好难取舍,补眠和少天,周泽楷痛苦地挣扎,最终选择了前者。

早上六点半,黄少天砸周泽楷家的门:“开门开门,我知道你在家,我昨天约了你去晨练你知道吧!你敢忘了我就把小白从你家扔回我家,回来一次扔一次。起床啊起床啊,预防猝死从你我做起啊!”

“……”周泽楷睡眼惺忪地给黄少天开了门,好像有起床气?还是只是单纯没睡醒有点晃神?

黄少天察言观色,发现周泽楷不会摔门也不会赶他出去,便笑嘻嘻的和周泽楷打招呼:“嗨,早上好,该醒来了我的周大作家。”

周泽楷低气压地点点头算是答应。

黄少天咋舌,这人的起床气好大。

不过也难为周泽楷了,赶稿赶到两点半,倒头大睡四小时,还要挣扎着起来和人晨跑,不是真爱根本做不到。

晨跑的时候黄少天发现,周泽楷的早起综合症是特别厉害,具体是怎么样的呢——保洁阿姨的问好等跑开五十米他才会想起要点头,反应何止慢半拍,反射弧绕地球三圈还不带多的。

好惨,可是这样子,又好想逗他哦。

“周泽楷周泽楷,你给我看看你的手机嘛。”

在早餐桌上黄少天这么撺掇他。

周泽楷一脸茫然,还是解锁了把手机递过去。

“诶我看看啊,你也用这个音乐软件啊,好巧啊我也用。这个软件每日推歌——只要推的是英文和纯音乐都挺好听的,粤语就算了,我是粤语曲库啊还需要推荐?嗯看看你的歌单……”

突然没了声。

周泽楷疑惑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用眼神示意他继续说呀,我听着呢。

“好多歌是一样的!!”

对啊我们很默契的,默契到没朋友,是不是可以进一步发展了?

周泽楷在内心刷着弹幕,二倍速来回滚动的那种。

“我前几天看见一条热评,说是歌单几乎一样的就在一起好了。”

“可以呀,在一起。”

这个话倒是回得很快。

黄少天不可置信的看着周泽楷,说好的早上醒来起床气呢,说好的反应慢半拍呢,这是扮猪吃老虎吧!啊?

“不要。”黄少天果断的拒绝:“早上八点,多云,光线差,餐桌油,这么破的地点你也好意思告白。身为创作家的艺术感呢,换个地点再说。”



*
下午四点,阳光正好,金黄的光线将周泽楷的轮廓切割地几近完美。

他的模特站在阳台上对他说:“少天。”

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发生。

黄少天下意识地想逃避:“周泽楷你确定你要把景固定在这里?这个画面里的物像比较多哦要花的时间比较长,累不累啊?”

“不累,那……”他的模特歪歪头,“收费。”

“想要在一起。”

这些玩笑话他竟然都记在心里。

黄少天的脸烧了起来:“那就在一起吧。”



*
相识第三十一天,黄少天如愿以偿的握住周泽楷的手好好端详。

“比起手,果然还是你本人更吸引我。”



Fin.

























—————————



那个音乐软件真实存在,网易云,超好用!><

评论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