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肖戴]骤雨忽至

太可爱了……

。窗外人๑:

☆手动补充少女心第一弹


☆较大年龄差操作,大叔萝莉档,避雷






 


推荐BGM)苏打绿 - 小情歌










☆☆☆


下雨了。


戴妍琦几乎是立刻注意到了这点,雨落的有点急,泥土气息倾刻间涌上来,顺着半掩的窗子挤进这间空旷的教室,她仰着脖子,试图越过对面男生垂下的肩膀去看室外昏沉的云和树。


对面的人看见她突然的动作,停下了正做的表白,叫她,“戴妍琦?”


“嗯?”


“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戴妍琦眨眨眼睛,“听到了呀。”


男生一下有点脸红,盯着她,磕绊了几次说出一句完整的,“那你、你的回答呢?”


戴妍琦退了一步,拉开点距离,手指绞着书包带缠了几圈,“对不起哦,”她甜甜的笑了,“你人挺好的,但是我不喜欢你,要不还是做朋友吧。”


说完又咬着嘴唇眨巴眼睛,一幅我也很无辜的样子。


男生被发了好人卡,一时没回过神来,讷讷的应了一声,“哦,”他其实很失落,但对着戴妍琦漂亮的小脸上委屈的神情,却开不了口。


他鼓足勇气,还想再说几句,戴妍琦已经像发现什么似的哎呀一声往窗边跑去。


“快过来来搭把手,窗户没关严要梢雨了。”


男生这才反应过来,跑到另一边,和她一前一后去关玻璃。


骤雨忽至,伴着烈风,打在窗玻璃上哗哗作响,等两个人关好所有的窗子,自己也被雨水糊了一脸,戴妍琦撩起湿嗒嗒粘在额前的刘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发卡别好,接着一屁股坐在靠过道的某张桌子上,喘喘气就开始翻自己的书包。


没摸到伞。


她不敢相信,又找了找,把包里东西全倒出来摆在书桌上,书,练习册,笔袋,稿纸,湿纸巾,护手霜,零钱包,手机。


没有她的小洋伞。


“戴妍琦,”还没走的男生晃晃手里的折叠伞,问她,“你没带伞吗?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有人来接我的,谢谢你啦。”


男生第二次被婉拒,再装听不懂就太不合适了,只好假装淡定的道了声再见,撑着伞,默默的走了。


 




 


戴妍琦拎着书包挪到窗边,托腮往下看时正赶上又一波强风,楼下的几棵细柳被吹的东倒西歪,她脑子里突然生出一个词,风雨飘摇。


好有文采啊,戴妍琦心里一乐,还没笑出声,突然又一想,再这么下去,下一个东倒西歪的就得是她自己了。


说有人来接其实真的只是为了打发掉表白的人,要在平时这句话戴妍琦能自信满满的说出口,但是今天,她惆怅的趴在桌子上,叹了口气。


干嘛就跟肖时钦吵架了呢,要不是太生气连理智都忘光了,她又怎么可能忘记检查带没带伞,明明前两天收到暴雨预警时对方还叮嘱过她。


“说了要来接我的!”戴妍琦扭头,换成左侧脸颊贴在桌面上,气呼呼的抱怨。


后黑板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已经快六点了,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消息,她又有点生气了,干脆打开了屏幕上的奇迹暖暖。


本想转换下心情,结果连得了三个C,戴妍琦觉得自己快爆炸了,气愤的踹了脚前排的凳子,可这会并没有另一个人坐着用体重维持平衡,可怜的木凳晃晃,顺着她施力的方向,咣叽一声倒了下去,顺便撞倒了桌上高高一摞参考书。


收拾好散落一地的东西,扶起凳子,再回到窗边,天色更暗了,指针无情的告诉她时间已经六点半,手机也接着发出低电量警告。


太惨了,戴妍琦想。


要是没跟肖时钦吵架,他肯定会来接我的,这会我早就回家抱着毯子看综艺了,说不定手边还会有肖时钦热好的牛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挨饿又受冻,她扁扁嘴,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了一声。


 


 




吵架的理由太简单,戴妍琦有点不甘心。


因为她知道在肖时钦看来,她生气她吵闹她发脾气不过都是小女孩的任性,连青春期叛逆都算不上,在他心里她一直是那个扎羊角辫还在咬指甲的小鬼,会骑在他背上拍手大叫‘驾驾驾’。


但是小孩子也会不高兴,也会有情绪。


所以在街上看到肖时钦和一个成熟女性面对面坐在咖啡厅有说有笑的时候,她控制不住生气的甩开拉着柳非的手也是情有可原的。


她没有跑到肖时钦面前撒娇说‘你不是说了要陪我看电影吗你又不守信用’,也没有扑上去鼻涕一把泪一把哭的让肖时钦心软,趁机跟他要喜欢了很久的那条裙子,更没有质问他,‘你不是说今天加班不能陪我吗为什么和她喝咖啡就有时间了’,她只是沉默的又拉起一脸无辜的柳非,全程安安静静的和她一起看了很好看她却一点没记住的电影,然后吃了柳非啧啧称赞她却如同嚼蜡的巴菲。


可是真的很不开心。


和柳非分别之后回到家,戴妍琦把房子里所有的灯打开,然后扑到床上,把脸埋进泰迪温暖的绒毛里,突然就觉得好委屈,她拼命眨眼睛,没让丢人的眼泪掉下来,因为哭了,不就更像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了吗。


她手机铃声是悄悄录的肖时钦的声音,这会儿她拿出来设置成单曲循环,在耳边一遍一遍播放,就好像他在旁边揉着她的脑袋温言哄她,她很快就睡着了。


但是她睡前忘了关窗子,夏夜冷风呼呼的灌进来,掀起窗帘和她的睡裙,她在沉默的小熊怀里蹭了蹭,被冻醒了。


戴妍琦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所有的门和灯都是开着的,静音时钟一圈一圈的转,已经指向十点,而肖时钦还没有回来。


戴妍琦觉得有点饿了,女孩子逛街是很消耗体力的一件事,何况她还只吃了半个巴菲,甜丝丝的水果、冰淇淋和鲜奶油早就消耗的一干二净,她的肚子寂寞太久,开始发出抗议,她想吃东西,于是跳下床拉开自己的小抽屉,那里应该有肖时钦给她囤好的奶油瓜子酱汁小鱼干烤肉味薯片蜜枣小面包,都是她喜欢的小点心,可此刻却是空空的,戴妍琦想起来前一天她和肖时钦窝在客厅看电影,他们一起扫荡了她的零食,而今天,本应是他们约好了去超市补充库存的。


她觉得更委屈了,想哭,想抱着肖时钦的胳膊一边哭一边谴责他冷落她的可耻行为,如果肖时钦愿意亲亲她的额头,答应用漂亮裙子哄她的话,她再宽宏大量的原谅他。


 




 


可是戴妍琦最后也没哭出来,她想起坐在肖时钦对面的那个女人,那么成熟、漂亮,一定不会像她这样给肖时钦制造那么多麻烦。


戴妍琦抱着小熊跑进洗手间,对着阴测测白炽灯下的长身镜子,她看见里面一个娇小的她自己,没长开的身子,细瘦的手臂,可笑的白色棉睡裙,两条伶仃的小腿,红通通的眼睛和在床上滚的乱糟糟的头发,她又想起那个女人,想她站起来时大人体型的身材,柔软完美的腰腹曲线,小裙子遮不住的圆润肩头,还有,她的目光落在镜子里自己干瘪的胸口处,想起她饱满的胸脯。


她难过极了,她知道自己很漂亮,学校里很多男孩子喜欢她,她也乐于接受他们的仰慕,但是,此刻她觉得他们都是肤浅幼稚的小鬼,他们加起来都比不过肖时钦一根手指,如果肖时钦喜欢那样的,如果肖时钦觉得她幼稚,如果肖时钦不喜欢她,那他们喜欢她,又有什么用。


戴妍琦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和肖时钦的差距,不是小时候从自己家到隔壁肖伯伯家的两层台阶,不是长大后她的学校到他公司的两站地铁,是人生的两个阶段,她稚气未脱,而他已立业成人。


这种差距让她心生恐惧。


所以再后来,当指针将回原点,而肖时钦终于推门而入时,她绷着脸把一直抱着的小熊摔进他怀里,然后一言不发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拔掉了门锁上插着的钥匙,并且第一次反锁了房门,早晨肖时钦在外面砰砰砰的敲门,叫她起床,她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摁断吵闹不停的闹钟,打开门,就对上肖时钦温柔又文雅的笑。


“小戴……”


他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对她笑,戴妍琦红着眼睛,一巴掌糊在他脸上,“你别跟我说话!”


“你怎么了?”肖时钦惊讶。


“你不要管我怎么了!”她像是突然有了脾气,怒气冲冲的推着他往客厅走,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你以后都不要管我了!我今天就去申请住校,再也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她一点也不淑女的把书包甩在肩上,推开门,第一次自己坐二十分钟的公交去上学。


 




 


下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带伞,悲催程度大概可比饥肠辘辘时发现没吃的。


雨越下越大,温度也越来越低,戴妍琦已经冷的止不住的打喷嚏,她把没电关机了的手机装进内兜,书包背在肩上,外套拉链拉到下巴,找出闲置已久的校服,最后检查了一遍自己的东西,然后走出教室,锁好门。


楼梯间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头顶昏暗的声控灯毫不留情的照出她孤单的影子,沉闷的回响让她不安,这时她又开始想念上下楼梯会拉着她手的肖时钦,但想念有什么用呢,肖时钦并没有来接她。


她站在出口处,眼前是灰蒙蒙一片的滂沱大雨,她盯着一地枯枝败叶出神,接着她把手里的校服甩开了顶在头上,预备就这么冲过去,哪怕会被打湿,被淋成落汤鸡,但只要跑过去了,只要能跑到门卫室——


她听到一声呼喊,远远的,像从不属于此间的另一方天地传来。


“小戴——”


戴妍琦停在原地。


雨太大了,四周全是同样的模糊景色,那一声呼唤也被激荡的落雨声掩埋,她转头看向右前方,除了几棵柳树在骤雨里萧条败落,什么也看不到,但她就是觉得,肖时钦会从那个方向过来。


“小戴——”


声音更近了点,里面的焦灼不安已经清晰可闻,戴妍琦眼前浮现出一个四处奔走的肖时钦,他举着伞,正在大雨里仓皇的寻找她,他穿着早起时见过的那身休闲西装,剪裁贴身,神色慌乱却仍然风度翩翩,好看的要紧。


他就是她脚踏祥云的意中人,穿过颠倒城市的大雨,来接她回家。


“肖、肖时钦——”戴妍琦扯着嗓子,哭喊出声。


 




 


肖时钦出现在戴妍琦牢牢盯着的方向,重色的人影渐渐放大,他快速而匆忙的跑过来。


他穿着和戴妍琦所想一致的深蓝西装,姿态却全不是她想的那么从容,他湿透了,额发和衣服都紧紧的贴在身上,手里坚硬的黑伞也被飓风吹的变形,他步伐沉重,就这么狼狈不堪的出现在戴妍琦眼前。


但这种从未得见的狼狈却让戴妍琦意识到另一件事,在整个天地面前,她和肖时钦一样,只是两个被雨浇透了的普通人,他们之间的差距一瞬间被缩小的不值一提,地位、年龄、阅历,都被这场骤雨冲刷干净,只剩下两个干干净净的灵魂。


他不是她的救世主,却仍是她的意中人。


戴妍琦冲上去抱紧他,手臂环紧他的腰,脑袋埋进他肩窝,她干净的线衫和校服裙被他身上的水沾湿,晕出湿暗的水渍,这下他们完全一样了,戴妍琦高兴的想。


肖时钦推了她一把,却没推开,索性反手覆在她背上拍了拍,眉色中的惶恐躁动全都舒展开来,变成一种常见的宠溺和无奈,“别闹了,一会感冒了怎么办。”


那么温柔的肖时钦,此刻他是她一个人的,他完全属于她。


戴妍琦的委屈一下子涌出来,她忍了太久的眼泪全落在肖时钦的西装上,“你、你这么慢才来,我等了好久!你昨天还跟别人出去约会,我都看到了,”她抽抽噎噎的抱怨,仗着他的包容发泄自己的情绪。


一米之外的地方暴雨如注,雨滴粗暴而冷酷的降临大地,而在这一方可供躲避的屋檐下她抱住肖时钦,就好像整个世界都被收进双臂之间,她拥有了肖时钦,就有了全部。


 


 




肖时钦先是一愣,然后了然的笑了笑,“真对不起啊,我加班没注意到下雨了,这不是立刻就来找你了嘛,”大手搁在她脑袋上揉了揉那一头凌乱的双马尾,“你今天早上就因为这个跟我生气啊。”


戴妍琦在他怀里点头,额头磨着他的锁骨。


“那是我以前同学,来这边出差,说出去吃个饭,她有男朋友的呀,哪是跟我约会,你瞎想什么呢,要不我把她跟男朋友的照片给你看。”


戴妍琦蹭了几下,摇摇头表示不看,又点点头表示接受解释,“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我以为……”肖时钦顿了顿,一下猜到他的小女孩在不满什么。


“我昨天等你回来等了好久!都快饿死了你都不回来!都是你的错!”


他抬起戴妍琦的脸,指腹蹭过她眼睑和侧脸,擦干上面的泪痕,“我以为你是小孩子,不用跟你说,我错了,对不起,以后出去干嘛都告诉你,你批准了我再去好不好?”


戴妍琦瞪他,肖时钦态度诚恳的任她瞪。


没一会她就扑上来,踮着脚,树袋熊一样缠住他的脖子,“就原谅你这一次。”声音闷闷的。


“好,下次不犯了。”


“还有你要给我买裙子赔罪!”


“只买一条。”


“还有我抽屉里的零食被你吃光了,你要给我买!”


“行行行都是我吃的,我给你买,明天放学我来接你,然后一起去超市好不好。”


“还有还有……你等我想想!”


“你慢慢想,”肖时钦拍着她的背安抚,“那我们先回家好不好。”


“好,”戴妍琦抬起脑袋,吸吸鼻子,对着肖时钦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她松开一直搂着他不放的手臂,拉开点距离,把自己的手递给他,“我们一起回家。”


肖时钦紧紧的握住了。


 




 


没关系。


他们还有以后很多很多时间,肖时钦会拉着戴妍琦的手带她回家,填饱肚子以后戴妍琦会抱着他的手臂,告诉他她全部的委屈和不安,不管她说了什么,肖时钦都会安静的听完,最后给她一个温柔的落在额头的吻。


 


 




骤雨忽停。


 










 


END.


——————————————————————————————————————————————


写完之后才发现这么适合小情歌,‘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写BG你们还爱我吗!不说话我桑心了哦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