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薛洋】十恶不赦 01

棠榭茫洋:

【十恶不赦】



*薛洋中心。

*半失忆青年洋和幼年洋。

*OOC,没有常识,全是漏洞。



01



薛洋还活着。



青年本该空荡的左侧腰旁安分的搭着一条只缺了根小指的手臂,另一边完整的右手握着一把通体漆黑的剑。薛洋晃动手腕掂了掂模样好看的利器,偏头想了片刻才从混乱的记忆中拎出自己配剑的名字,降灾。身沾数百人血,即使是无辜旁人仍然一并牵连见其毙命不留活口,叫这名字倒也妥切。



他已记不清太多事,过去种种记忆在他脑海内被切割成多个碎片并被摘去部分,所存留下的都是不连贯以及最基本的,只叫他依稀摸索出自己是个心狠手辣人人得而诛之的恶人。



薛洋举起自己残缺的左手掌,收拢后只有四根手指的指腹抵在掌心,边缘处的空荡尤为明显。于是他扬起一抹笑意,哈哈笑声轻轻从口中泄出,以表主人内心愉悦。



恶人好,恶人才不吃亏。他恶意的想着,全然不管若有旁的正义人士知道会作何反应。



降灾的剑穗在空中剧烈摇晃,薛洋将其收起挂在身后,恍惚间想起过去也曾有谁在他面前这样背剑,却也不能忆起更多。他向来不把这些琐事放在心上,于是问题抛在一边,从他凭空出现的这片郊外翠绿树林中踏出步伐,往远处冒着人烟的城里走去。



只听过话本的守城卫兵见他负了把黑剑面上一副正经作派,没见识的以为是来了哪个云游道人,爽快的把他迎进城门,哪晓得自己放进去一个绝世大魔头。便宜了薛洋今晚找到地方可住,倒也感谢自己身上一袭白衣道袍。



进了城周身气氛顿时热闹起来,街道上人来人往,小贩的吆呼声孩童的嬉闹声不曾绝耳,又是吵闹又叫薛洋生出些许怀念。仿佛过去这座城该是死寂沉闷,又感到更久之前它也同如今这样这般每一处都透出活人生气。只是对比之后他却发出一声嗤笑,发现不管怎样都叫他备感寒意。



薛洋也是饿了,寻了路边一家卖圆子的小摊坐了下来,洁白衣裳蹭到桌椅上的油垢污渍显得格外肮脏。他不去管,问老板要了一碗甜汤圆子,还吩咐老板多放点糖,越多越好。老板应了他一声,笑眯眯的去给这位伪道人煮吃食。全然不知这个坏家伙心中正在思索自己身上似乎没带钱,要怎么样才能白吃一顿霸王餐赖账。



老板很快端来一碗热汤放在薛洋鼻子下方,缠绕着甜意的热乎湿气缓缓升起喷洒在薛洋鼻尖,叫他满足。老实的小贩见这位白衣道长面露满意,连忙对他说道:“道人喜欢就好,这顿就算是小人送的,望道人吃的开心。”说完便退回锅前,生怕薛洋拒绝了他的好意。



薛洋咧嘴一笑,想着这套衣服真是太有用处了,世人见了不仅不怀疑他的身份,还捧着他,处处给他通行。好东西,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怎么寻来又为什么穿上,虽然颜色讨厌,倒也叫他方便。



他低头就舀了一勺甜圆子进嘴里,十足的糖叫他吃的欢喜。正要送第二口,抬头瞧见一个瘦抽条儿的小鬼就站在桌旁,眼巴巴地瞧着他的碗,他的勺和他嚼东西的嘴。一边看还一边咽口水,看上去可怜极了。



如果是普通好心人,这是肯定招呼他来吃。又或者不那么好心,要么避着小孩要么让人走开不要多馋。可薛洋是什么人哪,别人口中十足十的魔头,他可没那么轻易就放过乐趣。于是他挑了一颗饱满的圆子放在人家小孩眼睛底下晃悠,问他:“你想吃吗?”



那七八岁的孩童连连点头,只觉得这东西吃下去肯定特别甜,他最喜欢吃甜的了。薛洋却在这时露出一个恰到好处放在他脸上却显得突兀的温柔笑容,收回自己的手一口把东西吃到肚里。接着又咕嘟咕嘟把整碗圆子吃了个干净,临了露出满足的神情,转头朝那小孩说:“没你的份。”



七八岁的小孩子正是记仇的时候,那孩子把薛洋的流氓行径一番见识下来虽然没有吹胡子瞪眼睛,但是一双眉毛也是死死皱着,狠狠用眼神剜了面前大人一刀,气的半死。



薛洋更开心了,嘴角笑意掩不住。他目送那小孩从他面前跑到另外一处去盯人碗里的糕点,面上又露出那种渴望又不可得的可怜表情。这次他可寻了个好人,虽然薛洋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从小孩面目明朗拿着一封书信模样的东西跑开的情况来看,那小孩像是得手了。



没先拿报酬就去做事,真够傻的。薛洋这么点评,下一刻那好心人在身后露出的嘲弄笑意引起一抹恨意莫名涌至他的胸口,寒意渐渐填充他的全身。

评论

热度(9)

  1. 浮图焰场棠榭茫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