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通往莲花坞 #005

谢洛米:


江澄失忆梗。双杰友情向。努力本周更完。


前情:#001 #002 #003 #004



                               ▼


江澄脸上闪过一抹厉色,指环成鞭,被他紧紧攥于手心,鞭身紫光流转,耀眼且凌厉。


魏无羡掠到江澄身后,与其背靠背站立,收起了一贯漫不经心的笑容,操着陈情,严阵以待。


无数次,江澄与魏无羡曾无数次像这样,把后背交给对方。三毒出鞘,寒芒刺骨,随便纵横,剑气惊鸿。


有幸于射日之争一睹云梦双杰风采者,只怕终生难忘,三毒圣手执神器紫电破城池座座,夷陵老祖御鬼笛陈情纵凶尸万千,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云梦双杰,一时风采无二,唯蓝氏双壁可望其项背。


直到,夷陵老祖恶名远播。这世间,便再也没有云梦双杰了。


有的只是,江澄和魏无羡。再后来,只剩江澄一个人了。




一波波凶尸涌来,将莲花坞围了个水泄不通。从议事殿到校场,再到码头,举目望去,除了凶尸,不见其他。


江澄厉声召集江家门生,无一人应声。魏无羡奏陈情响彻莲花坞,凶尸前进的步伐依旧。


“看来是场硬仗。”魏无羡笑道,将陈情收进袖中,抽出了随便。


“犯我莲花坞者,虽远必诛。敢打上门的,见一个,杀一双。”江澄冷笑,一扬手,破风声响起,周身紫光烈烈。




滚烫的鲜血,咸腥的汗水,腐臭的汁液,江澄早已辨不清,哪个是哪个。


天地苍茫,此刻却只剩下,气息不稳的他,灵力衰竭的魏无羡,和杀也杀不完的凶尸。


魏无羡还在勉力支撑,随便的准心越来越差。江澄一心二用,那边甩出紫电,掀翻了魏无羡面前大凶的鬼厉,这边执着三毒,斩断了伸向他的一只只苍白的手臂。


终于,随着“咔哒”一声,尸群不再动作,僵立于原地。


魏无羡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江澄还勉强站着,外袍却早已破碎不堪,露出了染血的中衣。


周围,皆是残肢断手,堆积如山。




“是你?!”江澄瞪着将一半阴虎符抛上抛下的虞洛泽,恨恨的道。(私设原作里那位精明干练的江家客卿叫虞洛泽。


“枉我一直信你!敬你!”江澄咆哮道,心神大乱,一股甜腥涌上喉咙。


“信我?敬我?你到现在,还护着身后的那个邪魔。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么?你对得起你枉死的姐夫姐姐么?你对得起有娘生没娘养的阿凌么?”虞洛泽字字诛心,表情近乎于扭曲。


江澄微怔,望向跌坐在地的魏无羡,只见他浑身血污,一脸痛苦之色。


邪魔?枉死?


只觉头痛欲裂,失手落下三毒,江澄望着自己的双手,沾满泥土和鲜血,似曾相识。


往事如潮水般涌来,江澄猛然蹲下,双手抱头,发出撕心裂肺的呜咽,手足无措的像个孩子。


————————


短小混个更 最近好累啊 要江澄抱抱




下一则 通往莲花坞 #006



评论

热度(69)

  1. 浮图焰场谢洛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