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All皓 暫緩行刑01

皓皓你就忍忍吧:

#黑道Paro/ALL->葉下的ALL皓


#全員黑化,極端黑暗向


#監.,禁.,凌.,虐,別說沒有警告過。


#真的還要往下看?




01、


沒有人知道是怎麼開始的,曾經擁有半壁江山的黑道團伙嘉世起了嚴重內鬨,原首領葉秋一個派系,掌法陶軒和副首領劉皓一個派系,大規模械鬥後,嘉世不復存在。


陶軒在火拼中身亡,葉秋重傷失蹤,同時失蹤的還有劉皓,道上都謠傳是劉皓把人給擄走了。


無論真假,嘉世的地盤一下成無主地是真,近來總能見著其他地區的團伙高層前來探路,眼見著就要將偌大一塊香餑餑給瓜分了。


一些原受嘉世庇護的當地灰色行業表示:誰來都行,但就是不要老對頭霸圖也分一塊走,情感上過不去啊!


可就在今天,有人看見霸圖當家韓文清來到城裡,並進入一棟外資企業擁有的管制大樓。


哎,老人家歎氣,情感上過不去也只能過去,都散了散了。


 


韓文清並沒想爭取這塊地盤。


他的老對手只能由他來擊敗,這樣顛覆嘉世,他不承認。


葉秋…


韓文清原本便凶煞的臉又黑一層。


那個和他從街頭混混時期糾纏了十年的傢伙,既是對手,也是…他心底想要佔有的人。


這次他會來,是接到一個早就引退的老嘉世人通知,說抓到了那個劉皓,看能不能從他口中撬出葉秋下落。


進入美商大樓,等在那兒的年輕秘書被這一身黑西裝的陰鬱怒漢嚇得渾身發僵,忍著害怕把人領到頂樓,之後飛也似的逃了。


韓文清走進大辦公室,裡面那人當年也沒少和霸圖作對,現在雖帶上眼鏡換上一身高訂,骨子裡潛藏的血腥氣還是能被行裡人一眼看出。


「韓幫主。」吳雪峰對他點頭致意「好久不見。」


「哼。」韓文清沒打算和那位當年號稱“玉面煞星”的前嘉世副首領噪唆,直接開口「人在哪?」


「就在樓下。」吳雪峰拿起了專門進入下一個樓層的門禁卡,領著韓文清下樓。


韓文清看見下一層樓的裝潢便冷笑,這麼厚的隔音牆和保全系統,看來吳雪峰這公司背地裡還是走黑的,竟然就在總部大樓裡.,搞.,牢.,房。


「建是建了,這些年還真沒怎麼用。」吳雪峰解釋著,還笑指向通往樓中樓的階梯「不過因為隱私維護良好,後來還讓人建了泳池和桑拿在樓中,如果你之後有需要也歡迎使用。」


「沒那個必要。」韓文清就不信有誰能在自己手下熬過刑,這座城市,葉秋回歸之前他是再也不想踏入。


吳雪峰笑笑沒說話,在一個需要按指紋進入的房間門口停下。


「之後我會改成密碼鎖,0529,葉秋的生日。」吳雪峰推開門,裡面一片黑暗「燈只能從內部聲控,目前設定成除了劉皓誰都能操作。韓幫主,請。」


韓文清既然有膽量來,自是不怕遭人暗算,大步走進房裡關上門。


一分鐘後,韓文清狼狽的退出門外,燈光還亮著,能看見裡面刻意鋪得粗糙的水泥地板上有個.,赤.,裸.,人影在扭動。


韓文清狠狠瞪向吳雪峰,:「你什麼意思!」


「哈哈。」吳雪峰兩手一攤,無奈的道「小幫主把嘉世人培訓得太好,我手下逮到他以後不管上什麼藥都沒效,逼不得已只好上.,了.,春.,藥。」


「這就是你不自己來的原因?」韓文清寒聲道,他清楚眼前這人對葉秋也和自己有一般心思,並且多年未曾有過伴,這是不想髒了自己的ㄉㄧㄠˇ(Diao)才找他來?


「也不算是。」吳雪峰看了一眼房裡人影,眼底無情「他擄走葉秋不久又遭了襲擊,似乎真不知道葉秋下落。」


韓文清瞭解葉秋,也瞭解憎恨葉秋的人會怎麼做,如現在這樣半點消息也沒有,就代表葉秋已經順利逃脫並藏身。


「我沒興趣陪你玩。」韓文清轉身就要走。


「在小幫主現身前,我們把這人養著、整治著,等他回來交給他親手處決。」吳雪峰說著提高了聲音「你難道就不打算教訓教訓他?他可是差點殺了葉秋的人哪!」


韓文清聽到最後一句話產生動搖,房裡扭動的人忽然發出一聲充滿.,情.,慾.,的低喊,讓他鎖緊眉頭,停下離去的腳步。


劉皓喊的是:「葉哥。」


吳雪峰也看著房裡,笑容沒有一絲溫度。


韓文清哼了一聲,重新走進那房,將門重重關上。


「呵呵呵,呵哈哈哈!」吳雪峰站在門外,幾乎癲狂的大笑起來,搖著頭離開樓層。


外連

评论

热度(48)

  1. 浮图焰场皓皓你就忍忍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