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all叶】唯利是图 -01

隔壁喻家的椅子太太°:

  先谈后爱预警。


 


  赌场枪王周X情报贩子叶。


 


  本来是ALL叶的脑洞,结果因为世界观太大,打算抽出来写周叶部分。


 


  大纲版走:01  02  03 (大纲版是all叶的,雷点也都在里面)


 


  狗血有,OOC有,私设有,文风混乱,弹珠机考据党不要深究,瞎掰的。


 


 


 


 


 


 


 


  轮回赌场。


  


  声色犬马的世界,觥筹交错,推杯换盏。有人畏畏缩缩,满盘皆输;有人放手豪赌,钵满盆盈。在赌场,一夜暴富和负债累累之间只是几个筹码牌的距离,一切都变得很快。


  


  在早已被淘汰的弹珠区,只零零星星坐着几个人。赌场早已被各式各样新颖的机器和玩法取代,弹珠机因为和人互动少,变来变去也只是球和弹道,玩不出什么花样,投入和产出也太少,过不了瘾,愿意坐在这里玩的人要么是没钱要么是怀旧。


  


  而其中有两名玩得兴奋异常的青年,令旁边的路人都侧目了一下。




  


  


  “哦哦哦哦哦!”


  


  弹珠平稳地跳过了之前易犯错的区域,游戏进入了之前没有接触过的阶段,青年激动地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弹珠滚动,右手握着手柄操作。


  


  前进,右移,加速,停止,弹跳......跟着弹珠弹跳的还有玩家的心。专注,也是赌博的乐趣之一。当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了那小小的一颗钢珠上,全心全意地投入才能享受赌博的快乐。


  


  “快了快了,小心小心!”身边的朋友也忍不住低低地提醒道,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俩和那颗小球一样。


  


  圆溜溜的弹珠顺利地滚过了一个凹槽,眼看着要进入重点,两名小青年激动地眼睛都红了,钢珠却在两人的注视下偏离了主人原本预料的轨道,在右上角的分叉口掉入了转角的空挡处,带着玩家的心情值又快又直地落入了界面的最下面。


  


  “LOSE!”的提示跳出,咕噜噜的失败配音,灰色字配合着黑色的边框显得格外嘲讽。


  


  月中眠前半晚就已经输掉了所有筹码,原本在地方小有名气的赌神在高阶的赌场机器面前也只能认栽。


  


  “这机器他妈的绝对有Bug!”


  


  月中眠恶狠狠地盯着机器,如果不是看到旁边的提示和数不清的赔款,他早就要一拳砸过去。


  


  “没办法,这机器和我们那种小地方的不一样嘛,没事没事。”坐在月中眠左边的田七拍了拍朋友的肩膀,不过眉宇间也满是失落。


  


  大家都是玩这一行的,输赢看得比谁都重,也看得比谁都轻。两人在地方弹珠机玩得小有名气,便想来这种大赌场赚一笔,不想赚也没赚到,本钱还赔了个精光。


  


  田七看着一脸烦躁的好友思索半天,才变魔术似的从身上掏出最后一个筹码牌,在好友眼前晃了晃,“最后一个了,玩完了我们回去吧,大不了以后不来就是了。”


  


  “恩......”


  


  月中眠有气无力地应了声,准备伸手接过,从右手边伸过来的一双好看的手却抢在他之前摸走了筹码牌。月中眠顾不得欣赏那人手有多好看,输到快要炸掉的整个人的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


  


  我操,被机器欺负也就算了,连筹码也要被抢?


  


  “等一下我教你。”他听见手的主人如是说。


  


  “老子不用你教!”气极的月中眠回头一句话吼了回去,S市最好的赌场里面什么人都放进来吗,但是话说一半看到对方动作的就只剩下傻长着嘴巴表达自己对眼前景象的惊叹了。


  


  只见那人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将从田七手上摸走的筹码牌夹在手中,食指按着按钮蓄力发射弹珠,另一只手灵活的操纵着手柄控制着弹珠的方向,明明是所有人可以做出的操作,但是弹珠偏偏在月中眠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一路平稳越过了断点,安全地滑到了右下角的出口,整个过程完成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似乎任何一次停顿都是多余。


  


  这个人——


  


  “老兄!你很厉害啊!”


  


  田七抢在月中眠之前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敬佩,整个人星星眼地看着男人。


  


  “也没什么。”那人笑着,牙齿间咬着一只未点燃的香烟,毕竟这里是无烟区,是不让吸烟的。


  


  诶,不过,为什么这个人不去吸烟区呢?


  


  “无烟区人多。”


  


  男人仿佛看穿了田七两人的疑问,转而指了指弹珠机的屏幕,“看你们的手法应该经常玩的是二十年前出的那种机型,这一版是五年前出的,比如这几个关卡......”男人详细地为田七和月中眠两人解读了当前这台机器和他们所玩的不同之处,两人也都算是中好手,立刻茅塞顿开,田七只差点头叫声老大。


  


  “我的筹码你们拿去玩吧。”末了,男人将自己胳膊边框子里赢得的筹码全部塞进了两人手里,站起身来一副准备走的样子,说了一句“好好玩啊”,还没等两人拒绝,男人就已经离开了。


  


  “S市赌场的人都这么豪啊......”


  


  田七呆呆地看着高手兄离开的方向,捧着手里的筹码。就算是将筹码换回钱,都够两人回本还有多的。


  


  月中眠被豪得一脸懵逼。


  


  “我们试试吧。”


  


  有了足够的筹码,赌徒的本性就露出来了。正当田七将筹码投入机器试一把的时候,刚听见筹码被吞的一声钝响,一团黑色的阴影将两人团团围住,领头的人一身黑色西装笑得一脸温和,如果忽略他身边一群黑墨镜的话。


  


  “抱歉打扰两位了,有人举报你们涉嫌使用作弊器。”




  


  


  “我们没有!”


  


  随着宣誓一样的大喊,枪响之后弹珠区连着骰子区乱成了一团,女人的尖叫,男人的咒骂,经理人有条不紊的安排,各种声音混杂在了一起。




  “听说又有人作弊了,居然还是那么老的弹珠区,能赚个钱?”




  “这就是你不知道了吧,受欢迎的机器更新换代很快,但那种老机器,几年都不见得换一次。”




  正提着枪站在看热闹的两位安保人员看到一名穿着同样制服的人形色匆匆地向两人靠近了过来,走路一瘸一拐,身上几处裸露的地方血淋淋的,似乎伤得不轻。




  两人警惕心没有放松,反而将枪握得更紧,问道:“怎么了?”


  


  “呼呼,有人闹事,我的手,我的手——!”




  那人哀嚎着从腹部把"手"抬起来,红色的液体从袖管中滴出,似乎是被人直接从手腕处砍断了,隐约可见森森的白骨和裸露的肉块。


  


  手伤得这么严重自然身份卡是没法掏了,两位快被恶心死了的安保开了门,让受伤的同僚进了轮回的后区接受治疗。


  


  轮回赌场分前后两个区域,前区是赌场,后区自然是自己人的办公区域。受伤的那人进了后区之后没有径直走向医务室,而是抬起头扫视了一圈,黑色的防护镜闪了闪红光。




  一瞬间,所有的不管是显性的还是隐形的摄像头全部电流外放,白紫色的电流在空气中发出滋滋的声音,全体陷入了待机状态。




  “怎么回事?”待在监控室的人敲了敲键盘,发现没有响应。




  还没等工作人员进行紧急恢复,所有的摄像头又回复如常,但是只有摄像头的影像知道,受伤那人的身影凭空消失了。




  


  


  “啧啧啧。”叶修背靠着大门伸手拽掉自己袖管里粘着的两截假肢。关榕飞这种人做事追求细节,就算是这种用完就丢的一次性用品也仿真得叶修也不想再看一眼。


  


  叶修抬起头打量起随便进入的这个房间,特殊的护目镜让叶修即使是在黑暗里也能视物如同白昼。耳机里传来调频的沙沙声,几次刺耳的杂音之后,关榕飞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入侵摄像头成功,整个轮回后区的电子地图已经传到你的眼镜里了。”


  


  “不必了。”


  


  叶修原本想要压抑的声音直接在密闭的空间内回响,护目镜内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个向自己缓缓走来的青年面容如何英俊,揣测那被西装包裹下的身体里隐藏着怎样无限的力量,以及青年那未曾展示过却已经在道上疯传已久的双枪——荒火与碎霜。




  没想到今天自己脸这么红啊,随便进一间房就可以碰到传说中的枪王大大。


  


  “初次见面,轮回的周泽楷。”叶修冲着周泽楷吹了个口哨,一点都没有私自闯入别人的地盘被别人发现的惊慌。


  


  叶修看着青年在自己前方十五步的距离站定,是叶修千机伞最长的矛形态也够不到的距离。而刚好,在叶修肉眼测算之后发现,整个房间全部都是青年的射程范围之内。


  


  聪明的年轻人。


  


  但是——


  


  “我的千机伞可不只有矛形态一种啊。”


  


  叶修从袖口里抽出缩成一根短细棍的千机伞,转瞬便拼装成镰形态将战镰抛出,不想周泽楷只是漠然地看了一眼向自己掷来的战镰,整个人直直地冲向了叶修。被识破想要撞门逃走的叶修眉头皱了一下。


  


  情报有误?


  


  明明从自己得到的消息看这个周泽楷的近身战斗能力是比远程射击要少几分威胁性的,整个房间很明显是布置给枪王大大的狩猎场,但是对方却主动放弃了距离优势直接近身肉搏,而近身肉搏恰恰是叶修最擅长的。


  


  以己之长攻敌之短,确实,叶修的目的达到了一半,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事情没这么简单。叶修撞开身后门的同时迅速打量了一番整个房间,果不其然发现周泽楷刚才所站位置的身后有刚产生的弹痕。


  


  糟糕!


  


  时间仅仅是一瞬,叶修便发现青年以比自己估算的更快的速度向自己撞来。只感到唇上一热,后脑被大手狠狠地按向青年那一侧,叶修以两人身体紧贴的姿势倒在了地上。


  


  感情这小子是刚才借着他撞门的声音掩盖住了带着消音器发枪的气音用飞枪向他撞过来的!




  事情发展和估计的不相符,叶修下意识地就明白了自己解读的情报有误,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情报。




  但是叶修此刻却无法去想其他,青年灵活的舌头已经撬开他的牙关开始攻城略地。叶修本是昏昏涨涨的脑子莫名其妙地跳出来一条情报:




  轮回赌场的赌王兼枪王大大不会接吻!




  可能还是个雏!




  不知道这种情报能卖几个钱?不过枪王大大的话应该——




  “唔!”叶修从唇间溢出一丝痛呼。




  该死!




  周泽楷这小子咬他嘴巴!




  叶修也是个不服输的主儿,周泽楷的行为瞬间把他的别扭劲儿弄上来了,嘴巴一张直接给咬了回去。




  这回吃痛着叫出来的人变成了周泽楷。




  叶修趁着周泽楷肌肉紧绷的一瞬间将两个人上下的位置调了个个儿,即使这有些费力,但是大口呼气的叶修仍旧倨傲地看着身下的周泽楷,显然非常满意这种体位。




  本来是试探性的吻,却在两个人的动作之间充满了挑 逗 和 情 色 的味道。银色的唾液中间还带着血丝,滴在周泽楷的白衬衫上,两人的口里都有着对方的血腥味。




  动作丝毫没有怜惜,被叶修踹过的地方还隐隐作痛,叶修嘴上破得好大一块皮也是周泽楷的杰作。




  没有人愿意放过对方。




  极富有技巧的近身搏击两个人却打得毫无章法仿佛只是为了和对方斗狠一样,你打我一下,我就非要加倍打回去,你压我上面,我就非要把你压下边。几番博弈下来两个人身上都挂了彩,叶修的制服被扯得破破烂烂,周泽楷的头发也被叶修坏心眼地揉成了鸡窝,原本不听话的呆毛仍旧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喂,我说。”这次又轮到叶修在上边。叶修撸了一把被汗水浸湿到黏在一块的刘海,双腿骑在周泽楷的胯间,“够了没啊?我还有事呢?”




  虽然能得到有关周泽楷的情报也算是赚了。




  周泽楷一双黑亮的眼睛就那么看着叶修。实在是搞不懂世界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明明两个人都有乐在其中,偏偏一副受够了自己孩子气的大人样子。




  “不够。”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




  周泽楷双手握住身上男人的kua部,将男人的身体向后拖。叶修明显感受到自己后xue处青年蓬勃的yu望,以及青年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犹如两个黑洞要将叶修深深地拖入不可知的地方。




  “这是你目前最大的事。”周泽楷如是说。




  ——不管怎样,从今天开始,他和这个男人的命运就要捆绑在一起了。




  


 


 


  -tbc


 


  你没看错,我昨天确实发了一章。


 


  但是后来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写得不够好,所以删了重写了一遍,在原本的基础上加了一些周叶的互动,以及一些过度的描写。


 


  谢谢昨天抢楼的小天使们,大家看文辛苦了w


 

评论

热度(29)

  1. 浮图焰场隔壁喻家的椅子太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