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图焰场

【魔道祖师同人】【宋岚X晓星尘】锁窗寒(1)

月白杂货铺:

前段时间沉溺垃圾游戏,无心产出,今天来刨个新坑。


 


开头时间点是义庄的事情发生二十多年之后,总之晓星尘道长和阿箐都有重生,具体的过程下一更会交代的。


 


因为最近在J3玩了咩太小号,所以可能道长有些招式有借鉴游戏动作,提前说下。


 


必然HE。


 


嗯,就是这样。


 


=======================================


 


正文


 




 



 


  宋岚在客栈陪阿箐用了晚膳,将她安置好了才出门。这座坐落在山脚下的小镇本不繁华,到了傍晚时分街道上的行人就疏落了不少,只有零星的几家铺子还未收摊。约莫只住着数十户人家的镇子百步就能从东头走到西头,是以阿箐虽然缠他缠得久了半刻,宋岚却刚刚赶着城门落锁前出了城。


 


  踩点出城的人不多,但守城的士兵瞧着他面色淡漠,又一身黑衣,背上挂着把粗布裹的长剑,手挽拂尘,是个寻常清贫道人打扮,也没有多问便放了行。阿箐常嫌他没有表情太过无趣,但宋岚却也凭着这一张冷脸省了很多无用的对话,得了不少方便——毕竟他是个没有舌头,口不能言的人。


 


  宋岚见离城远了,少了人烟便御剑而行。他脚程极快,太阳还未西沉就赶到了暮云山脚下。暮云山之所以得此名,相传是因为千年前这山里住了只能喷火的灵兽,昼伏夜出。灵兽最喜在傍晚时分,日头将落未落时出发,借着未尽的夕阳,在天边染出一片火色云海。后来山中虽没了灵兽,那如火的流云却仍旧常常浮现于天际,是以这暮云山的名字就一直流传了下来。宋岚到此自然不是为了寻觅灵兽,只是听闻近来暮云山中有妖异,扰得山上山下的百姓苦不堪言,所以上山来瞧瞧。


 


  此时天边的火烧云燃得正旺,夕阳余晖耀得一侧山峦炎炎如血,宋岚飞身进入那一片血色之中。山中的植被茂密,纵是初秋时节也未显出一点残败,宋岚置身其中如同头顶上了一层浓密的罩子,天边燃烧的落日竟只透了几缕残光下来,落在地上只得几个斑驳的光点。


 


  与方才浓烈到妖异的流云相比,此时突然而至的黑暗和密密麻麻压迫上来的安静仿佛更加让人不适。宋岚从怀中掏出风邪盘,却见那指针如同受到磁场干扰的指南针,不停地旋转,偶有停息下一刻又飞速指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这风邪盘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所制,当年他身死魂散却留下不少好用的东西为他人所用。二十多年前他又重生于世,那些正派名门本害怕他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谁知他过着自己逍遥日子,闲得无聊竟抽空把原来创制的小玩意一一改进,如今这改造过的风邪盘极少出差错,参加夜猎的仙门中人几乎人手一个。是以此刻风邪盘的失灵让境况显得越发诡异难测起来。宋岚并不慌乱,他虽不是鲁莽冒进之人,却因着有一身好功夫扎实做底,行事起来自有自己的一套方法和分寸。


 


  西北面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吹得山间密林中的叶子发出一片簌簌声响,一片叶子的声音甚至难以察觉,但宋岚被百万片叶子围住,风声、枝叶颤动声一时塞满了他的耳朵。他闭上眼,凝神静气,满耳却仍旧是呼啸的风声,辨不出其他异常的动静。而就在下一刻,他忽然闻出了风中带着的一点点腥味。宋岚立时御起拂雪,循着那腥味而去。


 


  他逆风而行,一身黑衣猎猎作响,迎风而起的衣袖也逐渐融入身后的夜色里。风中的腥味越发浓烈,宋岚逐渐压低飞行的高度,缓缓向地面靠去。他在一片空地上停下,周围依然是繁茂的树木,只是空气中的腥味让人欲呕。怀中的风邪盘仍然是失灵的状态,指针紊乱地转圈,甚至比方才转得更快了。宋岚无法,只好从袖中掏出空白的符纸,咬破手指,注灵力于指尖,飞快地在纸上写下几串龙飞凤舞的符文。他抬臂将符纸扬出,宽大的敞袖被风吹得好似一小面番旗。那注了灵力的符纸在风中逐渐散开,分成无数肉眼难见的粉末随风四处飞扬。


 


  这灵符的原理与召阴旗十分相似,由宋岚注灵力于符纸,可以根据符文的不同召来不同的阴魂鬼怪。只是符文十分复杂,对于使用者的要求更高,不像召阴旗人人可用。


 


  不消片刻,空气中的腥味越发浓密,稠得人连呼吸都困难,风中也多了些异响,远处传来一串串活物踏地的声响。宋岚长身玉立,手持拂雪,细细分辨,却发现那声响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可见来者数量不少且方位不一。他当机立断,挥舞拂雪在周身四尺用灵力下了一个防御的气场。


 


  淡蓝的莹光刚笼在他四周,就有两只小怪一跃而起向他发起了攻击。那怪物的速度极快,身形却小,一击而中的机会就在刹那之间,动作稍慢就错失了。宋岚挥剑的动作极快也极简洁,拂雪泛出一片莹白雪光,下一刻就刺入了一只怪物的身体。宋岚一剑命中要害的同时,拂尘已缠住另一只怪物,当即拔剑再刺,瞬间结束了两只的性命。可他立刻就察觉出不寻常,这怪物好似没有个体意识,攻击时极为快速凶悍,即使被利剑刺入也不发出任何声响,仍旧挣扎着想要伤害宋岚,而当他拔剑而出时,怪物的身体迅速地分解消散,最终成了脚下薄薄的一层泥土。


 


  他甚至来不及细想,越来越多这样的怪物就向他冲击而来,那妖物的行动速度快似闪电,数量一多就越发难以看清。宋岚聚灵力于双目,暂时性地提升自己的目力,所见的怪物速度才渐渐放缓。但这法子极耗灵力,且他又是走尸一具,根本无法长时间的维持。不远处的土坡上,一波又一波的怪物向他袭来,多数都被阻挡在气场之外,但是仍有不少漏网之鱼得以凑近他的身体。宋岚一手握拂雪,一手持拂尘,左右配合地应对着怪物的攻击。拂雪在暗夜中耀着寒光,剑光飞舞,每一次出剑都能结果掉一只怪物;左手的拂尘虽看似柔软,却也被宋岚使成以柔克刚的利器,阻挡了无数次袭击。


 


  就这般双手并用地战了约莫半个时辰,那怪物群的攻势才缓了下来。而宋岚此刻也算到了强弩之末,这具走尸的身体太过僵硬,又比常人更难储存和化用灵力。防御的气场和提升的目力都持续地消耗着身体里不多的灵力,灵活地御动身体战了这般久,他的体力和灵力到几乎消耗到了尽头。吃力地抬剑杀死了面前最后一只,心神还未松下就听得耳边风声陡变,宋岚深提一口气,回身一个后翻,堪堪落稳的瞬间就一剑刺进了身后偷袭小怪的身体。


 


  然而一阵劲风又至,但他甚至连筑起气场的力气都没有了。宋岚干脆破了气场,后跳几步,躲开对方的第一波强劲攻击。而这次的对手却与刚才没有灵性的小怪不同,那怪物身形高大,冲击速度却仍旧惊人,并且有强烈的防御和攻击意识,宋岚突然就知道他遇到了什么——诸傒。


 


  这是一种记载在古书中却没多少人真正见过的凶兽,传说它体型巨大,行动却灵活轻松如燕,有锋利的爪子和牙齿,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可以用自身的血液操纵用泥土做出的怪兽,那泥土小怪因有了他的血也能拥有了极快的速度和灵活度,且完全听命于它,如同忠心的仆人,故而被人称作诸傒。


 


  即使知道了对手的身份,宋岚却也没了同对方鏖战的体力。虽然这半个时辰的攻击定然耗费了诸傒不少血液,它也无法再发动那样大规模的群攻,但是诸傒本身的战斗力也不可小觑。宋岚立在不远处,握着剑的身体都在微微发抖,他警惕地盯着诸傒,心中思绪急转,他突然就想到诸傒手下那些不怕伤痛的小怪,起手就朝对方攻了过去。


 


  宋岚的攻击快且突然,诸傒几乎下意识地就迎了上去,可是就在它离宋岚只差半步的时候,宋岚立即收回了自己所有的攻势,诸傒趁势一爪打掉了宋岚手中的拂雪,利爪带起的劲风刮伤了宋岚的左肩,半边的衣料被撕成布条。宋岚借势被击倒在地,就在诸傒放下所有防备准备给他致命一击时,他的右手飞速摸上自己藏在后腰的匕首,在诸傒尖利的牙齿即将触上他脸颊的前一刻,狠狠刺进了对方的胸膛。


 


  然而转变再生,那压在他身上的巨大躯体在一瞬间也化为崩散的泥土,扑了他一身。原来那诸傒甚为狡猾,竟肯灌注大半灵力和血液进一个虚假的躯体里,那被捕者只做假诸傒是背后操纵者,拼尽全力只为战胜它,而现在,被假诸傒耗尽所有力气的宋岚就落为了对方的盘中餐。宋岚心中长叹,听着那由远至近的脚步声,只觉得这一身的黄土连埋葬都省了。意识忽然飘忽起来,在他漫长的生命里,也曾有过一次比这还要绝望的时刻,那个时候他在想什么呢?脑海里恍惚浮现了一个人的脸,是了,宋岚在心里笑,这一次他想起来的还是他。


 


  一道剑光陡然劈开夜色,宋岚只看见自空中御剑飞来一人。那人身法甚快,越过他的瞬间宋岚只看清了对方一片皎白衣角,接着就传来了诸傒的嚎叫声。对方来势汹汹,而诸傒已和宋岚缠斗许久,高下立现。


 


  宋岚摸索到拂雪,倚着剑立起上身,兀自打坐调息。稍稍恢复后又从袖中摸索出一片空白符纸,草草写了几笔就覆盖于左肩之上。这走尸的躯体虽感觉不到疼痛,但是越受到损害就越是不利,宋岚随意修补一番,起身发现对方还没走。那人一袭白衣,脊背挺得颇直,但因着夜色昏沉而宋岚灵力尽失,他甚至看不清对方的脸。


 


  那人见他站起,便开口道,“兄台当真身手不凡,这等凶兽若是那仙家名门来捕杀,少说也得派上十来个人。”是清醇的少年音色,宋岚虽看不清,却也能猜出对方年纪最多不过二十。年纪轻轻就能一招杀死体力不济诸傒,想来对方身手并不比他差。


 


  但是想归想,宋岚自然不能开口回应,他已经习惯了当哑巴,也习惯忽略旁人的搭话。


 


  可那少年却继续,“只是何苦用上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法子?若是在意兄台的人知道了,可少不得要担忧一会了。”


 


  宋岚听了,想到走之前阿箐的粘人和唠叨,心里微微触动,运了点恢复的灵力,对着那人传音入密道,“阁下功力高强,竟看不出在下只是具走尸?”


 


  那人没有唐突地问他为何口不能言,只轻快地笑笑,“兄台不也没看出,我是个瞎子吗?”


 


  那张在他意识恍惚时浮现的脸越发清晰起来,宋岚无法抑制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那颗早就停止的心脏好像也跟着剧烈跳动起来,并不该存在的脉搏鼓动声震得他整个人发慌。他明白不该心存希望,可是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朝那人走过去。


 


  那少年也朝他走来,现在他们之间隔着三步的距离,他能看见少年眼睛上覆盖的白绸,能看见他手里握着的镂着霜花的霜华剑。


 


  “我是宋岚。”他几乎脱口而出,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才又试探地补了句,“宋子琛。”


 


  少年倒是没有被他突兀的行为吓到,他面容俊朗,笑起来又格外地温和,“在下苏夜心,年十七,师承抱山散人,自幼双目失明,还请阁下莫要在意。”


 


  “苏…夜心?”宋岚迟疑道。


 


  “对,夜心,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夜心。”


 




 


TBC


 


=====================================


 


①诸傒是我瞎编的怪物啦,但是傒的确有仆人的意思啦,例如傒奴。


 


②苏夜心的名字取自李商隐的《常娥》: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虽然有一个字不一样,但是有“晓星沉”也特别巧,所以就取了苏夜心。


 


③其实这一更就是讲了一个道长打群怪没蓝了被基友道长救了的故事【...】


 




 



评论

热度(108)